兩種出軌 – 不值得的那種

兩種出軌 – 不值得的那種

最近對出軌有很深的體會,思索了要如何寫這篇文章良久,但感覺會觸動不少少男少女內心,而且當中的道德問題深重,不知怎樣下筆。

出軌有兩種。

一種值得,一種不值得。

假如有一個女人說,原諒他吧,因為他是逢場作戲而矣,出來應酬不得不滾,最終都會回到你身邊的。這種出軌,作者覺得完全不值得。從出軌者﹑到被出軌者,甚至是小三,都是沒有意義的。

對小三來說,這是最慘的,人家沒有要離開自己的愛人;人家愛的只是酒精過後﹑應酬需要﹑下體支配的某種歡愉。這場一夜情的主角沒有你的份兒,你不過是個發洩的對象。可憐的是很多時候,那條界線會有點灰色的,他說他會跟他離婚云云,並沒有;他說他最愛的是你,並沒有。兩邊拖的軟骨功,這樣的角力是一輩子的,這樣的地下情也是一輩子的。

對被出軌的那一方,我只可以說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嗎?這個人不要得,他/她沒有定力。人類與其他動物最大的分別是我們比較聰明,也有一份很獨特的能力-想像力。這是人類能夠偏離動物情(animosity)的一個主要原因。要出火,可以看AV﹑可以玩cosplay,刺激想像的空間;唔駛真用係用劍既。因此,沒有定力的人,要不是把你看得很輕﹑不然就是進化未完成。為甚麼他出去玩玩但回來又哭著說不能離開你?因為那是一場明知不可玩而才好玩的遊戲。三歲咩,哭著求原諒……如此幼稚之人,based on 人類簡史一書都是比較早期的人類才較常見呢。最可悲的一個分析是,假如被出軌的是女人,而且是三十左右的女人,她們對於自己到今日先嫁唔出的悲哀感到不安,就算是被這樣對待,也還是心軟。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自我虐待。Respect yourself, you are fine.

至於出軌的那一方,他們真是被縱壞了。安徒生的童話都教過你狼來了的故事。起初你出軌一兩次,可幸獲得大家的原諒,因為你跪地求饒;但有一天大家都灰心意冷了,到有一天狼真的來了,你的謊言令到你的家人都離你而去了,堅家破人亡呀。那時候,總是講大話的那個後悔莫及。

說到這裏,當中最大的輸家定是出軌那個人了。

你會在出面玩一玩,但心裏一直不打算離開在家等著你的他或她,是何故?是因為那是你的真愛?還是因為你懶呢。

如果是前者,那你為甚麼不尊重他呢?

因為你貪玩。

那你為甚麼好玩不玩,拿傷害人的遊戲來玩呢?

因為你幼稚和自私,因為你喜歡家裏那個的付出,但自己又只付出到一半。

那是甚麼呢?是不成熟,是不值得被愛和愛人。

你貪玩的心,甚至是單純想被稱讚為「好勁﹑好靚」呀的自卑感,或單純是不滿足一夫一妻的生活(但又想有人疼愛)的矛盾,足夠把你弄得後悔莫及。you know 21 世紀,假如你保持單身,開宗明義只約炮,也是很容易得到床第之樂的。

比搞野更難求的,是真心的愛護﹑100%的投入和付出。

因此,為甚麼不是真心的出軌不值得呢?因為你把最罕的愛情用一晚的精液揮走。仲要同個無乜意義既第三者…so bad…

Everyone lost in this game.

看看大家反應,或者下回分解另一種出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