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前的男人

十分鐘前的男人

「Cheers!」今天是亦懷男朋友升職的日子,他們相約在一間小酒吧內慶祝。店內吵雜的聲音快要把他們的交談聲淹沒。

「不好意思,剛才有位男士放下一張咭片給我,說要轉交給十分鐘後來到,坐在跟他同一位置上的一位小姐手上。」酒吧店員把一張天藍色的咭片放在亦懷眼前。

「又來了!真是討厭的傢伙。」亦懷男朋友——家樂放下酒杯,無奈地攤攤手。

「哎呀!你不要生氣啦,今天是值得開心的日子,我們不要被他影響好心情。」亦懷拚命安撫家樂。

「真掃興!這個人到底是誰呀,妳不覺得這種行為很像變態嗎?」家樂聲線高亢起來,場內的音樂也像配合他的情緒般,轉換了節奏感更強烈的歌曲。

「他只是給我咭片而已,沒有騷擾和傷害我,我又沒有聯絡他的方法,我還可以怎樣做呀?」亦懷也很束手無策呀。

「妳的意思是我錯怪他囉?妳是為了他想跟我吵架嗎?妳是打算背叛我嗎?」為什麼亦懷總是不能順著他的意思、明白他的意思?

「我沒有呀!我都叫你不要生氣了。」

家樂和亦懷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容易產生磨擦,明明亦懷沒有表達出挑釁的意思,但聽在家樂耳中卻像挖苦和否定。

「今次他又寫了什麼?」他其實也不想生氣,更不願和亦懷吵架,但他毫是控制不了自己質疑他人動機的念頭。

家樂記得咭片男說的都是日常瑣碎事情,例如開心早上可以慢條斯理地享受了一頓美味早餐、工作時得很感恩到同事們的協助、晚上可以相約大學時的舊同學飯聚又覺得很幸福等等不足掛齒的微小事項。家樂猜想他是一個心境開朗的男人吧。

亦懷把自己都還未看過內容的咭片從容地遞給家樂。

咭片內的字跡很秀氣,不像是男生的字跡:「我知道十分鐘後妳就會踏進這間酒吧,和過去四十次一樣,我永遠都會跟妳錯過十分鐘,而沒有交錯相遇的機會。但不要緊,我只是想和妳分享今天我的侄子出生了,他超級可愛的。看著他的小臉,我感受到生命的奇妙,衷心希望妳生活也是快樂和幸福的。」

「哼!真無聊!」家樂一手把咭片大力扔在桌上,咭片被他粗野地弄彎了工整的折角位置。

這是亦懷第四十一次收到咭片男送來的小咭。咭片男說他是注定會和她錯過十分鐘的男人,這是他們之間哀傷的牽絆。他說他只是想一直透過文字和她分享心情,能讓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和近況,他已經心滿意足,不會有再進一步的意圖。

——————————————————————

「這是送給你的,看看喜不喜歡?」亦懷一屁股坐上家樂的白色跑車,滿心歡喜地把禮物盒遞給家樂。

車內剛好播放著亦懷最喜歡的一首英文歌曲,這是他們第一次約會時,那間餐廳播放著的背景音樂。

「什麼東西來的?為什麼要忽然送禮物給我?一定不是好事情,妳是不是做了錯事呀。」其實家樂喜出望外,但卻不懂得表達出來,往往出口傷人。

「你想太多了,這是你的升職禮物。」亦懷聳聳肩,她已經見怪不怪。

「那我可以現在拆開嗎?」家樂又在後悔自己衝口而出的說話,但他也收不回了。

「叩叩。」

亦懷看見車外站著一位二十多歲,穿著便利店制服的女生正在叩著她位置旁的玻璃窗。

家樂心中泛起不祥預感,但也調低了車窗。

「妳好呀,我是在旁邊這間便利店上班的。有位先生在大約十多分鐘前拜託過我,要給十多分鐘後停在這位置上的車內小姐送上這個小紙盒,麻煩妳收下吧。」便利店女生把紙盒塞進車內,亦懷只好臉有難色的一手接下。

「又是什麼來的呀!小心打開後會爆炸呀!」家樂把亦懷送的禮物胡亂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亦懷小心翼翼拆開香檳金色的蝴蝶結,打開白色盒子後,她發現入面放著一件昂然挺立的無花果蛋糕,蛋糕還被一層櫻花色的忌廉包裹著,很漂亮。

蛋糕盒還貼著一張粉紅色的便利貼,寫道:「這是我今天焗的無花果蛋糕,很想給妳嚐嚐,儘管我不會知道妳品嚐後的答案。」最後他畫上了一個笑臉。

「為什麼他會知道妳喜歡吃無花果口味的蛋糕?」

「可能只是剛好而已。」

「所以你們真的是心有靈犀呀,他對妳真好。」家樂語氣充滿不屑和調侃。

「你也記得我喜歡什麼口味的蛋糕呀,我好高興喔。」亦懷只是微微一笑,將身體往家樂的位置依靠過去,親吻了他的臉頰。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確定他已經忘記了。

——————————————————————

「這件西裝適合我嗎?」家樂站在全身鏡前不斷詢問亦懷的意見。

「適合呀,灰色不像黑色沉悶,但又有沉穩的感覺,蠻適合你的呀。」亦懷從椅上站起來,站到他旁邊,全身鏡映著他們二人的身影。

「對呀,先生你穿起來真好看。」高級西裝店店員也幫口一起讚美她的客人。

「小姐,有位先生說要把這東西交給妳。」另一位店員走近亦懷,把一張鮮紅色的咭片遞給她。

家樂把咭片搶過手中,他看見上面寫著:「妳還是和他分手吧,他不適合妳的,這是比較重要的原因。」

「什麼鬼東西呀!他說出口了,他終於說出口了,他就是想挑撥離間!破壞我和妳的感情!」家樂突然像失去理智般青筋暴現。

「啊,不好意思呀,我都有一張咭片要轉交給小姐妳呀,應是同一位先生拜託的吧,可是我剛剛忘記了。」

家樂再次粗暴地把咭片搶過手中,他看見上面寫著:「勇敢下決定吧,不然我害怕他會有危險。」

「他是在威脅妳嗎?威脅妳不和我分手,我就會有危險嗎?妳不要相信他的瘋言瘋語!他是瘋子!他是瘋子!」家樂激動地捉著亦懷纖幼的手臂,大聲咆哮著。

「先生,你冷靜一點呀。」店員心裡覺得他還比較像瘋子。

家樂雙眼通紅,大力把店員推在地上:「我為什麼要冷靜,妳的意思是我有問題囉!」

西裝店內的兩名保安大步前來打算制服家樂,家樂見狀就本能反應地想往門口逃跑,但身上還沒有付款的西裝讓防盜器發出鳴叫聲,令商場內的人都注視著奔跑中的家樂。

亦懷一直從後追趕著家樂,但很快地他的身影已從她眼前消失。最後,家樂在扶手電梯上腳一滑……

——————————————————————

懷舊的古董玩具店內,亦懷一邊低頭用手機與好友聊天,一邊打量著合眼緣的胡桃夾子木偶。

「六年以來我一直騙自己,以為假以時日他就會成長、會改變,原來只是我痴人說夢,上個月他還動粗了,那是他第一次動粗,如果我忍得了那次,之後就會再發生無數次同類事件。」亦懷咬咬唇送出文字,同時心裡嘲笑著自己。

遇到不如意的現實時,亦懷都是習慣轉過臉來逃避,再哄騙自己只要忍耐下去就會見到晴天,可惜她已經去到騙不了自己的地步了,愈是拖下去,她的處境就只會得到更差的待遇,如果遲早都要離開,當然現在清醒了就要果斷下決定,及早給予自己一個轉機。

「一開始編撰出咭片男這號人物,我只是想他可以著緊和珍惜我多一點,但我真的再忍受不了他,他的壞脾氣一直變本加厲,都是我縱容了他。所以呀,我要對他更好,好得讓他失去我時會更後悔,更要給他一點教訓。」亦懷眼角滲出淚來。

「好啦好啦,妳不要再介懷啦,反正他都得到應有的教訓了。本來妳喝想想嚇嚇他而已,沒想到……」手機熒幕傳來朋友的回應。

亦懷正想打字回應,耳邊卻傳來店員的聲音。

「不好意思,剛才有位男士放下一張咭片給我,就要轉交給十分鐘後來到這店的一位小姐手上,他說你們永遠都會交錯十分鐘。」玩具店店員突然把一張天藍色的咭片遞給亦懷眼前。

「什麼?這……這不可能的呀。」亦懷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搖頭。

「這是真的,總之小姐妳就收下吧,不要為難我。」店員一手把咭片硬塞進亦懷手裡……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