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槿惠燭光集會一周年:民主運動的新啟蒙,如何團結推翻不義政權

反朴槿惠燭光集會一周年:民主運動的新啟蒙,如何團結推翻不義政權

自 2016 年 10 月 26 日起,韓國民眾自發聚首光化們,一同舉起燭光,一起喊著「朴槿惠下台!」的口號,把多年來對朴槿惠的暴政的不滿訴求,一次過在這集會中表露無遺。今年 10 月,為這燭光集會的一周年,回望朴槿惠時期發生過的社會運動,這次無疑是民主運動的新啟蒙、新篇章。一周年的關係,這次想來個回顧,並分析箇中成功推翻朴槿惠的原因。

早於7月,崔順實女兒鄭尤拉被揭發以特權身份進入梨花女子大學,成為「馬術特長生」而遭到聲討。要求校長下台的聲音駱驛不絕的同時,偏偏在 10 月曝出朴槿惠執政期間,多次受到崔順實的干預,造成一場轟動的「親信干政門」。自 10 月 26 日起,民眾自發每個星期六來到光化門舉行集會,倒朴聲音此起彼落,由當初的 3 萬人集會,2 星期內就變成百萬人的大型集會,可見韓國有多少國民已受夠朴槿惠時期的敗壞統治。

而我在 3 月 1 日,亦即是韓國的獨立運動紀念日,見證了倒朴與撐朴的集會現場,場面的震撼使我不禁鼻酸。3 月,距離去年 10 月已經差不多有半年,但燭光集會的規模仍不比第一次小。而且兩大陣營的集會沒有發生衝突,兩邊和平的示威亦使我很有深刻印象,因為他們不像香港的「藍絲」及「愛字頭」團體,以支持政府之名去肆意打壓示威者的聲音。根據韓聯社的數據顯示,若由 10 月尾開始統計,這次燭光集會一共舉行了 23 次,參與光化門集會的人數達 1423 萬人次,若再計上全國各地零星的集會人數,人數就超過了 1865.235 萬人次,足足超過整個大韓民國人口的 1/3。這紀錄絕對值得記錄於韓國的民主運動進程中。

剛才亦提過,由我親身見證到,即使倒朴及反朴陣營同時進行集會,但雙方並沒有發生衝突。和平集會,正是這次燭光集會的特色。這次集會,沒有進步派的政黨或機構主導這場集會,全由民眾自發舉行定期的燭光晚會,卻沒有任何暴力流血衝突的發生,而且亦堅持了達半年的時間。最近這場集會還得到德國埃伯特基金會頒發的「 2017 埃伯特人權獎」,表揚其對民主作出的貢獻。這亦讓人反思到社會運動的方向該如何走,並聯想到爭取民主的重要性。

其實,若思考整場燭光集會如何能夠維持到朴槿惠遭到彈劾,崔順實干政門,也許不是主因,而是導火線。不少參與集會的國民,除了對干政門的不滿表達訴求外,還會對朴槿惠在位期間造下的社會問題作出批評。除了向商家傾斜、造成社會矛盾的經濟社會政策外,還在北韓核問題上堅持強硬立場,使美朝的核戰危機不斷增加。此外最重要的訴求,就是世越號船難事件。種種世越號的陰謀論令不少韓國國民相信,朴槿惠政府故意令事件得到淡化,並意圖粉飾太平。若數上觸發這場集會的原因,可謂多不勝數。親信干政,也許只是導火線。

回望過去反朴的示威,農民白南基遭水炮車射死、世越號死難者示威遭到輿論攻擊,來到現在,有政府支持以及社運形象的新聞之下,令朴槿惠的支持者亦已臭名遠播,其聲音亦已被反朴的威勢壓下來。一年後,再次於光化門舉行紀念集會,有著警醒今屆政府的效用,即使事隔一年,要求以法懲治朴槿惠的聲音依然沒有歇息,而且訴說著「我們仍然監察著法院如何審判朴槿惠、崔順實等罪人!」若有親身感受過這場燭光集會的話,必定會有深刻印象,而且反思到香港的情況。也許只是「隔離飯香」。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