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護理

為何護理

香港人稱「入院」為「入廠」,把人擬物,像機器般失靈之後便要維修。

有時候,我也覺得醫護人員工作得像機器,排山倒海的工作,令人吃飯、如廁的時間也沒有。香港不像其他地方一樣,沒有nurse to patient ratio, 在人口老化及新移民增加下,每天照顧的病人愈來愈多。

工作量使人失去了熱誠,有時會忘記了nursing care 不只是跟醫生treatment、派藥洗傷口、辦理入院出院手續,最重要是care。

最近,遇到一位患有柏金遜症的病人,他住在我們病房已經一段日子。柏金遜症沒有根治的方法,但有延緩症狀的藥物。有些病人在後期會失去呑嚥的能力要插胃喉。

伯伯在精神較好的時候會跟我們說:「早晨。」其他時候都是他的家人向我們轉達他的要求。

早期臥床以及胃喉餵食所帶來的副作用 -- 吸入性肺炎,令他身體產生了很多唾液及痰。平常人可以把痰吐出,但柏金遜症令他失去了行動能力,所以需要護士或物理冶療師替他抽痰。

每一次抽痰都是很痛苦的過程,把抽痰管從鼻孔插入然後以負壓把氣管的痰抽出,每一次病人都覺得很痛苦,都會痛苦到流淚。可是,不suction, 肺炎便會更嚴重,怎至影響他們呼吸。同事有次告訴我,看見他痛苦得流淚時,她也不忍心「眼濕濕」。

他雖然bedbound(長期臥床),但他的意識是清醒的。不經意間看到他的墨寶,原來他生病前寫的書法很優美。

我走到病床跟他說:「我見到你嘅墨寶喎!你後生寫字好靚喎!」
他笑了,是我第一次見他笑的。
「你後生教書教邊科架?」
「教中文、教下人寫毛筆字。」
「我仲見到你有個印章喎!好型喎!」
他又笑了笑。

我心中有點唏噓,我小時候對寫中文書法也有點執著,從可以寫出一手好的毛筆字到現在可以提筆的力氣也沒有,令我很感傷。

只知道可以關懷他的方法就是跟他多打招呼,在抽痰的時候說多幾句「不好意思、會痛的,很快就會好。」他也會有頑皮的時候,就是把胃喉拔掉,我們知道後會很生氣,但是他真的很不喜它,才千方百計地把他拔掉。

平常不會主動跟我打招呼的他,竟然說:「你都好忙喎。」「少少啦今日,ok嘅。」我心裡有點高興,除了看見醫生使他的病情稍有進展, 亦見到他的心情好了一點。

在工作盲目的頃刻,就是這些「感動位」支持著我們,喚起我們當護士的初衷,維護著護理的意義。的確護士是厭惡性工作,但也是人性化的工作。

image : SCMP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