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公愛才女

狗公愛才女

豢養狗公痴女的方法很多,如果嫌棄販賣胴體太過露骨,不妨試試賣弄性感的腦袋。

我們最重要的性器官不在兩腿間,而是大腦,既然是性器官,自然是性感(sexually attractive) 的,詩人與藝術家的性伴侶比普通人多兩倍,而且遠在幾十萬年前,我們的祖先已經開始選擇比較聰明的伴侶,腦袋就像事業線一樣,是吸引別人的性資源。

人類腦袋好比孔雀尾巴,都像奢侈品一般炫耀而浪費。孔雀那風騷的尾巴雖然可以招惹雌性,卻沒有多大用處,反而是累贅,既礙事又容易被盯上捕食,而且還需花費精力保養,在生存至上的大自然當中實在一樁是怪事。人類的大腦也好不了多少,它消耗的能量高得不成比例,包括40%葡萄糖、25%熱量、20%吸入的氧氣 ,而我們多數用它來處理和生存沒有直接關聯的事,比如追名逐利、講是非、拍馬屁。

雖然大腦代價高昂,但「累贅原理(The Handicap Principle)」卻認為這些愚蠢的炫耀有利吸引性伴侶,那隻孔雀拖著浪費米飯又不利存活的大尾巴,居然還活得好好的,不就證明生命力特強,是很好的交配對象嗎?不過,這些炫耀自己的行為總帶著吹牛欺騙的成份,乳溝也可以是push up bra擠出來的,誰說文青才女就一定聰明有才學呢?

在臉書IG騷首弄姿到底不入流,即使是識字文盲,也要硬生生擠出一星半點的才情裝門面,俗氣鍍金就添了仙氣,可是有如窮L擺闊,這種打腫臉裝胖子的勾當,很易露出馬腳,好端端的句子,卻喜歡亂用逗號,偏偏這些狗屁不通的短句,哪怕錯字連篇也是極好的,因為這種人本來就顛倒眾生,不過過電的對象只有愚眾,錢鍾書在《圍城》刻薄地解說,由於愚笨的人沒有才學,所以把才學看得神秘,就像窮小子對富翁的崇拜。

可惜窮小子沒見過世面,誤把衣著光鮮的騙徒當成財主也是常有的事,也只有腦子不好的狗公痴女把那些偽才子假才女捧上天。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的腦袋如何,你的follower質素也必如何,雖然他們或者重量不重質,收兵收得不亦樂乎,但飢不擇食的人難免狼吞虎嚥,旁人看著怪不好意思。張愛玲寫《連環套》,裡面的霓喜一個又一個地和男人姘居,胡蘭成說她就像餓鬼般貪婪地大口大口吞吃榨過油的豆餅,「雖然也滋養,不免傷了腸胃」,而且「人吃畜生的飼料到底是悲愴的。」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女一枚。雖然不是文藝婊,也裝不成才女,但尚算會寫些文章,希望不至於是識字文盲。

IG: atsuna_ka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