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 beat 跟啦啦隊差不多?

Dem beat 跟啦啦隊差不多?

網上瘋傳港大何東 beat,然後順勢也把中大和聲 beat 挖了出來再挖苦一番。回想自己讀中學時,跟許多人一樣,升上中一時就自動「被參加」啦啦隊為社打氣。我知道有許多同學覺得這是苦差,所以練習時垂頭喪氣四肢乏力,不過我倒是頗享受跟大隊穿靚靚、唱唱歌、跳跳舞的。後來升上高中,其中兩年有份負責訓練啦啦隊,玩得不亦樂乎,簡直是熱血青春、活力四射。(咳咳)

到升上大學,參加迎新營,卻對 dem beat 極度厭惡。開學後參加大學社團的活動,當中也有 dem beat 環節,我也只是躲在後排,手軟腳軟地敷衍付和。中學啦啦隊是做動作叫口號,大學 dem beat 也是做動作叫口號,中間只是一個暑假之隔的光景,為甚麼我覺得啦啦隊是熱血,dem beat 卻是核突?

首先是領導者的 package。中學社際活動的活躍分子,多少是因為品學兼優,或有個人長處(通常是運動方面),才會被校方認許領導位置。這些學神和健將就成為低班學弟學妹的 role model,講句話都較有說服力。反觀大學迎新營,所謂組爸組媽都是人搭人圍威喂湊夠人數,靠的是打關係,至於德行如何就並不重要。然而這班人卻處處搞個人崇拜,例如發明一些歌頌自己的口號,要組仔組女跟著叫來令自己有面子。我那幾個所謂組爸組媽,在迎新營期間逼組仔組女玩不雅遊戲,開學後在宿舍吸煙打牌聚賭,到考試期間還開檯阻人溫習擾人清夢。你要我由這些人擺佈去 dem beat?

其次是口號的內容和氣場。中學啦啦隊不外是「背蛙蝶自樣樣精,黃社健兒係最醒」、「Give me an R, Give me an E, Give me a D, RED RED RED, Red is the best」之類,沒錯是純情得來有點枯燥,不過起碼不會出口傷人,比賽第一,友誼也是第一。當年作口號,都是正面文雅的,人雖年少,但未至於無知,踩低人家、傷害感情而又品味欠奉的東西,實在喊不出來,「Be the best, beat the rest」已經是最具攻個擊性的口號。大學呢?猶記得當年院系互片就出現過「無波仲着小背心」之類挖苦友系女同學的言詞,現在上網看港大舍際 dem beat 又聽到類似「你夠膽話我們弱的話你就走出來」、「beat you all」的字句,加上具挑釁(不是挑逗)意味的食指向上勾動作,那股氣場似是黑社會爛仔撩交打多過高等學府門生搞宣傳。

還有是美感的問題。搞中學雞啦啦隊,要考慮制服、道具、動作、隊形,雖然只是幾個高中生和幾十個中一BB柴娃娃搞出來的一場表演,但最後也能擺出集體舞、流行曲填新詞、手巾仔砌字、草球人浪、鼓樂等好看又有創意的東西來。大學那些 dem beat 卻如網民所言,像集體標童多些。即使沒有道具,集體舞形式 dem beat 也可以很精彩,但偏偏大家看到的 dem beat 卻聯想起大媽舞或者是軍操,負責「度 beat」的同學們要不要反省一下?

因為對迎新營和 dem beat 的痛恨,所以我沒有去當組媽。後來到德國讀書,卻自告奮勇當留學生迎新營的組媽。德國經歷過納粹和二戰洗禮,對任何會勾起納粹德軍回憶的東西都非常敏感和小心,dem beat 這種要求絕對服從的洗腦式叫囂是絕對不會做,就連學生制服也怕引起人對軍服的聯想,所以當地中小學和幼稚園都沒有校服。而且德國人注重兩性平等,「無波仲着小背心」這類說話完全不可能在大學校園喊出來。在德國母校當組媽,我覺得好自在,不用 dem beat 叫口號,工作就是迎新營本來的意義:帶新生認識校園和社區,有空就聚在一起喝喝酒跳跳舞聊聊天。學生沒有在意院系或舍堂之分,就算要「互片」,也實在無從「片」起。

當然,有人會覺得中學啦啦隊其實無聊白痴,也有人會覺得大學 dem beat 其實很有意義。以上所述,只是個人經驗和感受。有人說做傻事不趁年輕還待何時,我卻怕這些所謂團結有愛的錄像會成為大學生涯的污點,畢竟不是所有青春熱血的事都是光輝美好的。

 

畫面擷取自港大何東夫人堂 dem beat 錄像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