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6回:吠日之犬】

《進擊》【第16回:吠日之犬】

-莫比烏斯 (a.k.a 伍麒匡)

所有資料輸進了振永的電腦後,振永就用了Justin的電話打給了主場新聞的Chloe。

「呢啲料你幫我放出去啊,話係網上傳聞就得㗎啦。」
「你喺⋯⋯振永?」
「係。我唔想用我account,我驚有人監視住我。」
「呢啲係咩資料嚟?」
「之前聖德醫院單嘢,我選議員嗰陣po過上Facebook嘅⋯⋯」
Chloe搶過話柄來說:「你而家⋯⋯仲可以咁咩⋯⋯?你⋯⋯你唔怕咩?」
振永聽到都猶豫了幾秒,然後再說:「唔緊要啦,而家唔方便講咁多。」
「咁⋯⋯咁⋯⋯交俾我啦。」

掛了電話後,振永就把整個doc檔案在Justin的Facebook inbox裡傳了給Chloe。

這幾天,振永一直猶如行屍殺肉般上班下班,陪著梁見一些達官權貴,不過從中他得知不少不可告人的秘密,每晚回到家,他都用筆記本記低那些聽回來的事:

「馬建華多番哀求下,成功讓梁幫他得到一個殘疾院舍的院長位置,然後梁與他斷絕了關係。」

「與梁參觀高鐵鐵路段附近的石崗軍營時,看到有不少武器及還未通過檢查的水炮車,還有解放軍的隱秘宿舍。梁特和警處一哥指使我們不要告訴外界是用來鎮壓示威。」

「香港大學一個內地研究生為了選上校委會研究生代表,向全部學生派發1000元的微信利是,然後透過其經營夜場的舅父介紹舞小組給全部校委,然後塞了不少錢解決件事。
* * *
Chloe用了一天時整理好報導,然後交給了主編審批,最後事隔幾天就在Facebook及官方網頁中發布了振永給的新聞,標題就寫了「掛羊頭賣狗肉?打鼓嶺聖德醫院被揭發虐待及性侵」,內容全是振永整理的資料。

Facebook上即時引起極大的轟動,網民召集了幾天內舉行遊行。發展局辦公室內的電話都響個不停,因為新聞內間接說明了誰有份到聖德醫院「探訪」病人。

梁在房大發脾氣,David只顧接聽多個來自記者的電話。梁想了幾想後,突然衝向振永的房間。
這時振永和Shirley在執拾一些廢紙及沒用的雜物,梁粗魯地打開房門,衝上振永面前,大力摑了他一巴。Shirley即刻擋著她,大怒地說:「你做乜_嘢啊八婆?

梁正想連Shirley都掌摑時,但振永一手按著了她的手臂。梁怒氣沖沖地大吼:「你係唔_係嫌命長?竟然將呢件事爆出去?你知唔知你得罪幾多人?」

振永用手擦了擦臉,然後用著平穩的語氣回答她:「既然你哋不仁,我都不義姐。無咩特別。」

「上次因為我,你先至仲可以補得住份工。今次仲喺度搞事,今鋪我幫你唔到啦。」然後看看Shirley,「你都準備幫佢收屍啦。」

Shirley瞪大眼睛向著梁說:「你大我啊!」這時振永再次截住了Shirley,然後向梁說:「你啲語言偽術,我唔受㗎。明明啲嘢都係你隔離嗰位David先生安排嘅,仲講到自己咁偉大?聽聞你上次都自身難保,不如你話多得我俾返啲錄音你,你先至仲做到局長?」

「夠啦!唔好喺度亂噏廿四,我尚且唔講俾佢哋知係你爆出去,雖然我唔知佢哋知咗未。頭先政務司打過嚟,叫我哋今晚去個飯局,上海仔嗰班都會喺度,你唔好又搞搞陣啊。」

「乜我仲會有機會去咩?我以為我已經喺呢啲飯局被DQ咗添。」

「今次全部正副局長都要去,你冇得唔去咋。仲有啊,我而家要上上深圳,夜晚先返落嚟join個飯局,你同我醒醒定定啊。」

梁講完這番話後,就離開了振永的辦公室。Shirley出了去拿了冰袋給振永敷著被摑的左臉,振永與Shirley唯有繼續執拾雜物。

正當他們準備出去出席公開活動時,Shirley在停車場上卻看見了兩名奇怪的男子在梁的車上四處走動。Shirley悄悄地叫振永看看發生什麼事,可是他對此沒什麼反應,只是鬆一鬆兩肩,扁一扁嘴就上車了。

在振永看著講稿時,他的電話突然收到一個短訊,他來出來看看:「2D Q L Son。」

振永看到後大感疑惑,然後給了Shirley看看,Shirley初頭覺得只是垃圾訊息,但後來再仔細看看,他們心中有了共識,就是之後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2D Q L Son。」

(待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