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終有時

花開花落終有時

好友經歷喪友之痛,除了陪伴在旁,我知道安慰起不了什麼作用。

縱使有經歷過失去親人之痛,到要面對朋友的離世時,又是另一種完全不一樣的痛。

親人的離開,當然會令人心痛崩潰,需要很長時間去平復和接受。可是與朋友的永別,卻多了一份說不出的恐懼。

大概是因為朋友跟自己的年齡相若,與長輩的親人比起來,會令人更容易投射自己的感受。跟自己步進差不多的人生階段,卻突然不辭而別,那種突襲,會讓人記得死亡並不是年長的人才要面對的危機。明知這是很早就聽過的道理,可是卻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清晰。

無論你今天過得無聊難受痛苦美好幸福或是平淡無味,也已經是朋友無法再經歷的明天,你突然強烈的意識到這件事。也許你的朋友跟你談論過對未來的期待,對生命的計劃,或是對過去的懊悔,也已經只成往事,你會忽然發現原來人可以如此脆弱無助,縱使這是你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我們誰都不可能連別人的份一起活下去,但你在流淚過後,思念之餘,也會因為他而更加努力的過活。每一次的珍惜,都是他讓你記起了生命的無常。每一個能夠呼吸的片刻,都是他令你記起的感動。

我們可以哭泣,可以傷感,因為面對死亡,我們本來就無法若無其事的放下或是忘記。

「但我深信,他想留下的,一定不只是眼淚。」

這是我第一次跟朋友永別後,得出的結論。

你曾經和他經歷過那些不可重來的回憶,就是他存在過的點滴證明。

好好記著他的笑臉,
然後,
好好走下去吧。

遲一點
天上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