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可以彌補一切,但願我不會再幼稚去追你

若果可以彌補一切,但願我不會再幼稚去追你

「對不起,陳芷珊。」

我想彌補曾經對你説過所有謊言造成的傷害,面對著平靜的大海,這五年裡,因為失去了你,我飽受煎熬,也因為傷害了你,令到我感到十分内疚。

我的人生因為你的消失再度沉寂起來,這是我活該。但你對於我的消失,卻沒有追尋,令到我更痛心。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我經常渴望找到你的身影,你會和我微笑點頭,起碼讓我知道你已經原諒了當年自私的我。

「石義,你可唔可以諗吓我哋既將來啊!」芷珊露出不快的表情和我說。
「我既將來就係永遠同你一齊。」我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站在街上牽起她的手,希望能紓緩芷珊的怨氣。

「依家唔係中學嗰陣既我地,咁嬉戲既愛情!」她停在街邊說。「我地拍左拖咁耐,但係我覺得你從來都冇為我設想過。」

「就係因為我到依家都仲未搵到份工?」我答。
「唔係!」
「咁係因為D咩。」
「你從來都冇愛過我!」

這一句說話徹底打擊了我,我在心裡面問我自己,到底有沒有愛過芷珊,但是,一直也找不到答案。因為,我和芷珊的相戀,全屬一個惡作劇,是我和一個朋友的打賭,誰先追到她,整個月的午飯錢就不用他付,這是在中學時,我認為最幼稚,錯誤的一個打賭。從前因為打賭所以追芷珊,但是現在我卻因為發現自己愛上了她,而不敢面對這個謊言,不敢再說愛她。

「芷珊,你講咩啊……我唔明?」
「你既好朋友已經同我講哂!當年,你係因為同佢打賭所以先同我一齊。」
「你聽我講……其實我……」我想捉住芷珊隻手,同佢解釋清楚。

「從來都冇鐘意過我……」芷珊補上一句後,便靜靜的從我身邊離去,消失在茫茫人海裡,仿佛我和她的感情只是一場罵劇。

「其實我……係不知不覺中已經鐘意左你。」

我獨自站在原地,希望芷珊能聽到我的說話,同時,我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因為一直怕說出這個祕密給芷珊後,她會離我而去,但現在,我是徹底地傷害了她。

從此之後,芷珊在我生命裡徹底消失,我用盡一切方法也找不到她,我希望能和她道歉。到底是她傷得太深,還是她希望用離去把我傷得更深,更多的是前者,但同時這個謊言也傷害了我。若果可以彌補一切,但願我不會再幼稚去追求你。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純粹熱愛寫作,喜歡用黑白照上加上一段文字,和你訴說曾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