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號碼

這個號碼

我從小對球類運動一點興趣也沒有,連體育課的學習都是迫於無奈,更遑論看球賽,可是這天卻被迫去看。

「放學後可以陪我嗎?」好同學在午膳時問我。

「你今次要買甚麼呢?」好同學很喜歡購物,而且每次看到心頭好時,便會叫我一起購物,所以我已習慣的這樣回應她。

「今次不是啊,你可以陪我看球賽嗎?」

我帶點厭惡的看著她說:「你知我對這些沒有興趣的。」

她好像聽不到我的回應,繼續說:「鄰校的籃球隊今天過來與我們籃球隊比賽,那個隊長很帥的啊!」

「你見過他嗎?怎知他帥?可能都是跟我們班的差不多!」為了打消她的念頭,我故意這樣說。

「我見過他一次啊!真的很帥,又高大,笑起來又有型,看到也心動。」

看到她這嘴角含春的樣子,真的啼笑皆非。

她哀求我:「來吧!陪我一次呢,最多看完球賽請你吃雪糕呢。」

最後我抵不住她的哀求答應了她。雖然心裡千萬個不願意,但看見她喜上眉梢的表情,只好硬著頭皮去吧。

放學後,當我們到體育館時,館內幾乎已座無虛席,我心想,籃球賽真的那麼吸引嗎?

我們幾經辛苦找到兩個較前的座位,好同學已經非常雀躍。

「很緊張啊!他將會出現啊,想起也興奮。」

見到她這表情,我只好苦笑搖頭。

當兩隊的球員出場時,所有觀眾立刻觀呼。兩隊的球員分別向觀眾席揮手。

好同學興奮的尖叫起來,我卻覺得很吵耳,唯有掩著雙耳。

這時我卻看見他──鄰校球隊中唯一帶眼鏡的球員,他看起來與其他隊員總有點格格不入,尤其他看起來比其他人瘦弱一點。

我的眼光竟不自覺的注視著他,他一直坐在後備席,專注看著球賽,不時替隊友歡呼打氣。

終於到他出場比賽,我的視線一直看著他,雖然看不懂,但他的動作令我覺得像行雲流水一般,比起其他球員,他的動作像跳舞一般優雅。

他投籃後,只是微微一笑,反而他的隊友得分後,他笑得很燦爛,並與他們撀掌。

直至球賽結束,仍無法看清楚他的名字,只能記住球衣的號碼──5號。

當好同學吱吱喳喳地討論那隊長的英姿,我的心卻只想著他。

這天放學後,如常的跟好同學一起往車站去,我卻在對面馬路看見他。

他穿校服的樣子,看來比穿球衣更適合,使他看起來更高大。

我們一同走過的這一段路,雖然隔著馬路,但我好像是在他身旁一樣,心裡有一陣異樣的感覺。

當我再偷看他時,他竟然進到相反方向的圖書館裡。

我看著他消失的背影,好像一切的顏色都消失了。

我停下來說:「我突然想起我有些東西遺留在學校裡!」

好同學疑惑地問:「很重要的嗎?明天才拿可以嗎?你應承陪我去購物啊!」

「不好意思啊,我想先取回,否則心裡總是不舒服,或許你先去吧,我取回後過來找你吧!」

好同學嘟嘟嘴說:「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我緊張地說:「不要。你不是說那是熱賣中的嗎?若不快去,恐怕要沽清了。」

同學無奈地回應:「好吧,記緊快點過來啊。」

「商場見。」我頭也不回的往學校跑去。

我偷偷的回頭看,見同學踏進車站,才調頭走進圖書館。

我四周尋找他的踪影,終於在角落的長枱看見他,正在專心的讀書。

寧靜的圖書館內,我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不知為何愈跳愈快。

我躲在走廊的一角,借書櫃來遮住自己。

我一邊裝作找書,一邊偷看他,並希望坐在他附近的人快點離開,使我有機會坐在他的附近。

剛好坐他對面的人離開,我隨手拿起一本書,並急步的向那座位走去。

當我與那座位只有幾步距離,看見有一個女孩站在他後面,突然從後的抱著他,他先是有點愕然,後來看見那女孩,隨即燦爛的笑起來,然後指示她坐在對面的空位。

我剎那間停步,然後轉身離去。

當我離開圖書館時,我腦海已經一片空白,但為何我的心會痛,眼淚不停的湧出來?

我很想去忘記他,但當看到這個號碼,心裡仍會痛……

 

作者:一平

 

Photo: TVC New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