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姐

三小姐

手機突然響起,顯示出一個短訊。

「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想不到多年不見的你,竟然給我一個短訊。

「我今年年底結婚了,你會賞面出席嗎?」

雖然訊息已讀,但不知怎樣回答你。

「是否本小姐邀請你也不賞面呢?」

想不到你仍是這樣對我說話,或許因為當初是我叫你「三小姐」,而我在電話設定你的名稱,亦是「三小姐」。

最初認識你的時候,不知為何有這種奇怪的感覺,你的談吐舉止,令我覺得你是名門出身、衣食無憂的千金小姐。一直以來,你給我的印象都是如斯溫柔,甚至有點柔弱,令人不禁要保護你,免得你受傷害。

有次我看見有一個男生與你一起,他不停對你說話,但你的表情好像不大願意回應他。

你看見我的時候,好像在向我求救,我雖不知發生甚麼事,但都向你走過去,你亦向我走過來。

我們碰面的一刻,你隨即挽著我的手臂,我整個人即時緊張起來,因為我第一次被女生挽著手臂。

你仍是那麼溫柔的對那男生說:「我早已告訴你我約了人,所以多謝你陪我了。」

那男生沒趣的走了。

當他離開後,你隨即鬆開手,尷尬的說:「不好意思,剛才那男生纏了我很久,若不是碰到你,恐怕也不能甩掉他。」

「不要緊,能幫到你便好。」

「謝謝你,我……」

你還未說完,我拉著你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我見剛才那男生仍在遠處看著你,我們還是一起走吧。」我靜靜說。

我們最終四周逛了一會,確定他已離開後,我們才鬆開手。

「這次真的多謝你。」你笑著說。

「都說過別客氣呢,我應該保護你的…….」說到這裡,我才醒覺自己說多了。

「為甚麼應該保護我呢?」

這刻我無言以對,唯有尷尬的以笑遮醜。

你再次笑起來,說:「你住在那裡?不如載你回家吧,算是報答你的幫忙。」

我驚訝的望著你說:「你家很有錢嗎?可以請司機來載你。」

你啼笑皆非的回答:「只是我父親吧,他說會來接我,所以我便一邊逛一邊等他,豈料碰到那男生突然來纏我,幸好你救了我。」

「想不到我做了英雄……」

你仍是溫柔的回答:「多謝英雄,但我覺得你像保鑣多一些。」

想不到你會這樣回應,我帶點無奈的說:「只是保鑣?」

你裝作高傲的回答:「是的,你以後就要隨傳隨到,時刻的保護我,還要聽教聽話啊!」

「聽教聽話?當我是看門狗嗎?」

你裝作認真的思想,佻皮的說:「我覺得你較像雪橇犬,既好看又忠誠。」

想不到一向溫柔的你竟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只好苦笑。

回家的路上,從與你和父親的對話中,知你應是排行第三。坐在後座看著你,仍是那麼的溫柔,很難想像你剛才所說的佻皮話。

即使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我心裡卻下了決定,就是在你身邊保護你。

有次約了你和幾個朋友一同聚會,我到達時只見你一人,劈頭就說:「三小姐。」

你先是呆了一呆,後來卻會意的裝作嚴肅說:「身為保鑣竟然要本小姐等你,若我有甚麼事怎麼辦。」

我裝作失職一般的向她道歉,最後我們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自此我便開始稱呼你三小姐,每次你致電給我,要我陪你外出,我總是隨傳隨到。

與其說是保鑣,我倒覺得自己更像僕役,總是在聽候差遣,還要恭恭敬敬,好像害怕得罪主人一般,但我卻竟然樂在其中,因為我感到我真的在保護你。

你在我面前喜歡表現出任性的一面,這刻對我撒嬌,下一刻又對我發脾氣,又與我說三道四,甚或要我帶你玩一些刺激的活動。

這天你又致電來找我,但我卻沒心情聽。

你不停的重複致電,第五次我終於接聽了。

你劈頭就說:「你竟然不聽本小姐電話?想捱罵嗎?」

「對不起,我今天沒心情……」

你沒想到我竟會這樣回答你,即時沉默起來。

「你還好嗎?發生甚麼事啊?」你以平常溫柔的聲線問我。

「外婆突然過身了……」話未說完,我已忍不住放聲大哭,無法言語。

你在電話默默聽著我痛哭,沒有作聲。

我勉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忍著說:「沒事的,你讓我靜靜可以了。」

「不如我過來陪你吧。你在沙灘上,對嗎?」

你應是聽到背景傳來像海浪的聲音。

「嗯。」

我一直在發呆,不知你已經趕到。

見到你出現,我還未說話,你已緊緊的抱著我。

我嘗試拉開你的手,但你卻把我抱得更緊。

最後我任由你抱著我,隨即淚如雨下。

或許是因為對你的信任,在你面前我展示了最軟弱的一面。

當我再次醒來時,發現枕在你的腿上,而你躺在樹旁睡著。我沒想到自己竟與你有這麼親密的接觸。

看著你的臉蛋,我不自覺想伸手撫摸,你這時卻醒過來,嚇得我立刻縮手。

你仍睡眼惺忪的說:「你醒了嗎?」

「你陪我一整晚,不怕家人擔心的嗎?」

你撒嬌的說:「都是你不好,害得本小姐腰酸背痛,雙腿也麻痺了。」

我隨即你抱起,像故事裡的王子抱著公主一般。「這樣你滿意吧。」

你的臉紅起來,雙手環住我脖子,並把頭埋我的胸膛。

一起離開沙灘的這段路,留下了深深的足印。

那天後,你卻好像消失了的,再沒有致電給我。雖然我有你的電話號碼,我卻連一次也沒有致電過給你,因為每次都是你致電找我的。

我很想約你,卻又怕你會拒絕我,我害怕我們連本來的關係也失去了。

愈逃避反而愈容易失去,我與你的關係逐漸淡化了……

我拿著手機,輸入了,卻又刪除,一直不停重複這個動作。

為何我不能灑脫地回覆你?即使那只是一個符號。

知道你將會得到幸福,我已心滿意足。讓我對你的記憶,停留在當年好嗎?

 

作者:一平

 

Photo: interne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