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交換日記 (一)

女生交換日記 (一)

Luna:

眨眼間2017就要過去了,以往每一年的12月我都會覺得很可惜,覺得一年這麼快就過去。
今年的2017,我竟然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如此可怕又黑暗的一年,終究都過去了。
我竟然活下來。

被抑鬱症折磨的這一年,我像跌進波濤洶湧的大海裡,苦苦掙扎又看不到岸邊,很想求救卻不知如何呼叫。
那彷彿漫延至全世界的黑暗,到底令我有多少次很想放棄,我已經數不清了。

多少次,我漫無目的在街上閒逛時很想大叫,很想隨手拿起路邊的玻璃割掉自己的脈搏,很想把手上的飲品憤怒地潑在店舖的衣服上。
多少次,我硬把食物塞進那已經飽到差點要吐的身體裡,一邊流著淚一邊把甜食吞進去,傻得像個瘋子。
但我知我沒有瘋,我只是病了。
多少次,我望著那小小的窗框,心裡在想,很想很想從這裡跳下去,就像我的那個親人一樣,很想很想了斷一切。如果只要一秒,就可以把所有的痛苦都抹去,那該有多好。
到底最後我為什麼沒有這樣做,我自己也忘掉了。可能是因為害怕自己的舉動會令樓價下跌(我果真是個沒救的香港人),連累同住的家人;又或是可能真的有誰在暗中拉住我,不讓我跌下去;又或者那是多年來自己儲下的剩餘正能量把我救回來。
所以,今天,我才可以坐在這裡,跟你寫下第一篇交換日記。

總覺得這一年的抑鬱症,是我的笑臉給我的報復。
因為我從來都不真實面對自己的感受,總是選擇逃避,總是選擇一笑而過,總是想做個善良的人,想裝好人裝偉大就把自己全部的負面情緒塞進洞裡去,最終一個大爆炸,把笑容炸成碎片,把不想面對的全都翻出來。

這個大爆炸,也把我最愛或是曾經最自豪的文字工作,都炸毀了。
打開WORD檔,我坐在電腦前,一個字也寫不出,甚至出現恐懼擔憂,手都開始抖震起來了。我能夠做的,只是再一次逃跑,從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裡逃脫。
有那麼長的一段時間,我甚至不再看書了,我只是不斷的看著沒意義的肥皂劇,讓自己的腦袋停頓下來。
但最可怕的是,我心裡和腦海中抱著這一堆想法,面對著任何一個身邊人的時候,我的咀角仍是習慣性地向上牽起,口裡說著「沒關係沒關係」,「我很好我不錯喔」的話。我沒有故意要讓自己裝堅強,但我想,那是我身體已經被設定好,跟社會打交道時的對應方法。
我好想消失,好想變成煙一樣散去。

但不知幸運還是不幸,2017年的12月尾,我仍在。
就好像剛剛在很多怪獸的森林中逃跑出來一樣,我雖然已經暫時安全,但仍然心有餘悸。
不知道前方會不會有更兇猛的怪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離開這個困獸鬥,我也無法為這一刻的平靜而微笑或安心之類的。

跟我以往的文章不一樣,這一次,我不想再硬用正能量的文字包裝了。
我只是想誠實的面對自己的負能量。
大概它會跟我並存,共生,直至老掉死去。
也不要緊,因為這些都是我。
又或是,這才是最真實的我。

Luna,聖誕快樂。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