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國安法」思考處處都是問題的「廿三條立法」

從韓國「國安法」思考處處都是問題的「廿三條立法」

2003年7月1日,五十萬人上街反對香港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礙於表決前過重的反對聲音,香港政府被迫放棄。不過,來到今年,習近平上台就加強了中共對香港的干預,甚至傳出已列出廿三條立法時間表,並讓林鄭完全跟從。「廿三條立法」人人喊驚,這次想透過研究韓國存在60多年的「國家保安法」來反思為何廿三條立法絕對百害而無一利。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48年美國與蘇聯分別在南北佔領區成立兩個政府,同年亦通過了「國家保安法」,當初執行此法的美國政府聲稱,是為了「保護國土的安全、民族的生活及自由」,從而「控制任何煽動國土不安的活動」。其實立此法的目的,可追溯到美國在韓戰前後對於韓國的政治取態,為了能夠維持其對抗蘇聯的實力,故她認為為了鞏固政權的實力,就需要獨裁手段去令整個南韓跟從其政權的管治體,從而透過這種保安法去控制當時國民的權利及生活。

韓國的「國安法」仍適用於現今的法例,國安法主要針對任何支持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份子,甚至左翼資本主義者都會牽涉其中,以抗衡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陣營。如果在南韓的人談論或呼籲支持南北韓統一,或擁護馬克思等的社會主義學者或其思想,都會以「國安法」被起訴。固然,任何反對當時的政府的活動及言論都會因「國安法」以遭到禁止,所以這衍生不少日後的民主運動受到暴力鎮壓,如4.19革命、光州事件等等。

無疑,此法一直受到的最大質疑,就是其箝制言論的權力過大。「以言入罪」在獨裁時期的韓國變得十分常見,不少支持民主化的學生在多場運動中都被軍人拘留,甚至嚴刑拷打,命令他們承認自己是「北韓的走狗」、「該死的赤色份子」,用香港現今的形容詞,就是要求他們承認自己是「左膠」。此外,根據韓國大法院判刑紀錄顯示,自1978年已判定超過1200本書為禁書。而在2000年代進步派執政時期,韓國一直被自由之家評為自由國家,政治權利及自由指數均取得佳績,但來到李明博及朴槿惠時期,評分持續下降。2008年以「國安法」起訴的案件有約46宗,朴槿惠時期則急升至129宗,多宗案件均涉及讚揚北韓的言論或文學作品。其民主倒退的現象,都能在「國安法」的執行中展現。

韓國國安法的執行及界定範圍,其實與香港的廿三條立法差無幾。若成功立法,任何涉及反中國、香港主權問題等敏感話題,都會「以言入罪」的形式起訴。雖然現今香港沒有立法,但在多次的政治爭議中,均能反映廿三條當中的條文在「偷龍轉鳳」的形式的進行,例如因港獨言論DQ議題、教育局新指引禁教師談港獨等。所有涉及國家政權、香港主權的議題的討論空間日趨狹隘。假若成功立法,將同樣發生在韓國發生過的言論箝制問題,香港一直被認定為自由城市、自由地區,但來到現在,威權統治下的香港,只見言論自由、人權問題不斷退步,若果任由它不斷惡化,其實於當年獨裁政權下的韓國分別不大。

韓國國安法與廿三條的條文同樣存在含糊不清,在很大程度上能讓政府任意操控公眾的言論自由。

在韓國國安法方面,第七條的條文提到,會對任何涉及「讚揚、煽動或宣傳反政府組織的活動」都會予以禁止,一經發現將會以國安法起訴。這條文的定義可謂非常含糊,何為「反政府」?任何反對政府的示威活動是否都危及國家安全?例之前提及的南北韓統一的問題,又如何構成反對政府呢?若政府任意演繹,只要不合心意,就可以任意以之起訴或打壓「異見人士」,這造就了李明博及朴槿惠時期多次的以法律鎮壓異見人士的爭議。2011年,「民間團體社會主義工聯盟」表達關於社會主義思想及廢除軍隊的提議,就即時被判違反國安法,上訴失敗之餘還加判監禁刑期。2015年反朴槿惠示威中,農民示威者白南基遭水炮車射死,至今才更正死因及重新調查。種種跡象均顯示,國安法表面上是為了國土安全而定,但這法已完全向當權者傾斜,成為他們壓制自由及人權的工具。

香港的廿三條同樣存在含糊問題,成為了當權者打壓異見聲音的利器。「煽動叛亂」四詞定義廣泛,任何示威集會等都可被當權者視為叛亂份子。「顛覆國家政權」則更加模糊,大至「港獨」,小至批評中國政府等都可被入罪,變相不能批評香港及中國政府。在中國已見不少以言入罪的例子,如劉曉波等維權人士因為批評中國政府的緣故而遭到不測。廿三條立法後的香港,同樣也能以之起訴異見人士,在Facebook任意打一句罵政府的言論,分分鐘會因此而入獄。不但香港政府沒有考慮過廿三條立法如何在香港造成不必要的爭議,而且還對香港市民的人權及自由造成嚴重打壓,只為北京政權服務的香港政府,早已忘記如何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韓國前任政府在國安法上的失誤前車可鑑,現在還要有樣學樣,愚蠢之餘還不得人心。

廿三條立法令香港人人心惶惶,因為早前傳出已準備好立法時間表讓林鄭跟從,所以這次特意研究韓國一直備受爭議的國安法,以帶出廿三條立法有多麼的不合理、不適當。一個政權若要得民心,自由和人權為必須守護的東西,透過所謂法律去維持「團結」,這不是真正的團結,而是一言堂下的犧牲品「大團結」。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