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謊言過敏症

[短篇故事] 謊言過敏症

「乞嗤!」未懷已經繼續打了十多個噴嚏,她桌上放滿了已皺成一團的紙巾堆。

她頂著通紅又破皮的鼻子,繼續研究從網上搜尋到的湯水食譜。

夜晚十一時了,晚風把窗紗吹起,介華還沒有回家。

半小時前,在未懷撥號四次以後,她終於聯絡到介華。

介華用像是抑制著不耐煩的態度草草打發了她:「我正在和客戶應酬,妳不要在這不方便的時候找我啦,我應酬完就自然會回家,就這樣吧。」

不等她回應,電話裡頭就只剩下「嘟嘟嘟」的冰冷聲響。

未懷感受得到他不只是不耐煩,語氣還帶著一點保護自己的意味。就像是人感到心虛、愧疚、羞恥、害怕被人責難、又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時,反而自己會先當起發難者的角色先發制人,好讓自己心安理得一些。

他身處花花世界裡,而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

未懷愈來愈少跟朋友聯繫,她很害怕朋友們打探他們之間的事情,就算是關心也好。連自己也想逃避的事情,根本經不起別人的打探。

過了不知多久,介華回來了,未懷躺在床上還沒入睡。

介華換過家居服後,就從被子的另一邊溜進了未懷身邊。他從後抱著未懷,把頭枕在她肩後,就像個小孩般依賴著她。

未懷突然覺得眼皮好重,睡意突然來襲。她好累……

————————————

介華走到飯桌一坐下,便下意識地把手機螢幕朝桌面放下。

「你是不是結識了另一位女生?」未懷冷不防問起介華。

介華喝著未懷煲的雪梨無花果湯,胃和心都正感到和暖、舒服的狀態,但未懷的疑問就像是一盤冷水,令他發寒。

她竟然有膽量這樣質疑他?

「為什麼這樣說呢?妳不信任我。」介華挺起胸,彷彿要感到抱歉的應是未懷。

「對呀,我不信任你。那你可以告訴我答案嗎?」未懷想為自己勇敢一次。

介華臉如死灰。

當一個人在你面前沒有拐彎抹角,就這樣赤裸著她對你的不信任,對雙方而言,這都不是容易承受的事。

「上次送妳回家的男人又是誰?我都沒有懷疑妳呀,為什麼妳要不信任我呢?」

「還是其實你倒是希望我跟那個男人有曖昧?」未懷現在每句話都如一根針,不見血地剌入介華身體裡的深處。

「我們明年就結婚吧!妳以前不是說過想去歐洲度蜜月,我會好好安排的。」介華緊緊握著未懷的手。

「乞嗤!」未懷的鼻敏感又發作了。

她沒有跟介華提起過,其實她的過敏原,就是介華一直以來每個大大小小的謊言。每當介華一說謊,換來的都是未懷鼻子痕癢、不斷打噴嚏的結果。

鼻敏感發作時她都會很狼狽地一直擤鼻涕,根本沒心思再去理會介華,也讓她有逃避的空間。以前的未懷不願拆穿他的謊言,更不忍心拆穿他們之間已漸漸變調的愛情。

最後他都自以為聰明,覺得謊言是被順理成章隱瞞過去,不過她還是擁有面對現實的勇氣。

「乞嗤!乞嗤!」未懷鬆開手起身去尋找紙巾,她認為此時此刻,一包紙巾比愛情來得實際和可靠。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