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歧途的異物

誤入歧途的異物

一條尖銳幼細的魚骨,一顆小小的假牙、玩具膠珠與鈕扣電池,甚至是一隻活生生的小昆蟲,它們全都是急症室的常客,經常意外地「誤入歧途」,闖進了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別以為診症卡上寫著的FB代表Facebook,其實那是異物(foreign body)的簡稱。

小時候我有幾次被魚骨扎到的不快經歷,媽媽雖然沒有接受過任何醫學訓練,卻會想方設法利用電筒與消毒鉗子等工具,屢次成功地從我的口腔中拔出魚骨的尖刺;鄰家小孩不慎將釘書機的釘子插在手指頭上,她亦曾像施手術般替他移除

當上了急症科醫生後,我也要負責處理這類「家居意外」,鯁骨便是最常遇見的個案之一。

老一輩的人或會一邊在病人的頭頂放上飯碗並以筷子敲打,一邊說著「骨落、骨落……」;也有人相信喝一杯醋可以使骨頭軟化溶解、大口吞下白飯就能像推銀機般把卡住的異物推走……然而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謬誤,還可能弄巧成拙。

魚骨的常見失蹤地點包括舌根、扁桃腺、會厭谷與環咽肌等,要是鯁骨後處理不當,有機會導致發炎感染、形成膿瘡,甚至刺穿附近組織或腸道,隨時要開刀動手術!

病人前來求診時,醫生會先噴上麻醉劑,再利用喉鏡(direct laryngoscopy)檢查,這個過程俗稱「釣魚」,能夠尋回卡在咽喉間的魚骨並成功拔出,對醫患雙方也帶來極大的滿足感!要是遍尋不獲,則需安排頸部X光,再轉介至外科作內窺鏡檢查了。

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小孩常常會隨手把物件往口鼻裡放,一旦誤吞或吸入了異物,被嚇壞的家長就會抱著孩子跑來急症室求診。

那天有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幾歲大的小孩進來我的診症室,triage note上的主訴是FB in left nostril──小孩把玩具膠珠塞進了左邊鼻孔,呼吸依然暢順,血含氧量正常。活潑的小男孩還伸手想搶走我的聽筒,他的媽媽卻緊張得快要哭了。

我先教導他像打噴嚏一樣嘗試用正壓把膠珠排出,但在我們的威逼利誘之下,他仍然不甚合作。就在我轉身去拿nasal speculum與forceps等工具,盤算接下來假若取不走異物要如何轉介耳鼻喉科之際,突然聽到一聲響亮的「乞──嚏!」,那顆跳脫的玩具膠珠終於掉出來了!他的父母顯得非常感動,竟不停向我道謝,但其實也不算是我的功勞呢。

硬幣與藥丸也是常被小孩撿拾起來誤吞的物品,有一次我還遇到「食電」的個案。

小孩的母親憶述事發經過,她當時發現桌上只剩下一枚鈕扣電池(button battery),另外兩枚則是在孩子的手掌與舌頭上找到的,還有一枚下落不明──她擔心是被孩子吞進肚子裡去。最初我還猜想那枚失落的鈕扣電池可能剛好掉到地上,希望這只是虛驚一場,誰知照出來的X光片證實了那位母親的直覺是對的。電池內含有腐蝕性的電解液,一旦滲漏出來容易造成灼傷,食道穿孔引起的縱隔炎(mediastinitis)更足以致命。幸好那個孩子能及時入院,小兒外科醫生最終順利以胃鏡將電池取出。

有時候異物並非走進消化道,反而掉進了前方的氣管或支氣管,老人家的鬆脫假牙、小孩手中的花生粒都是高危的阻塞物。曾在聽診時聽到單邊肺部有喘鳴聲(wheeze),肺片的同一邊又呈現相應的過度充氣(hyperinflation),這類疑似吸入(aspiration)的個案都要送上病房,再決定是否需要安排支氣管鏡檢查。

某晚值班,病人訴說她在夜半時分突然驚醒,耳朵一陣劇痛,又傳來窸窸窣窣的嘈雜聲。我手執 otoscope朝她的右邊耳道一看,竟發現一名不速之客──活生生的曱甴,它正揮動著觸鬚直瞪著我!

我立刻移開視線,盡量保持冷靜,向病人說明了目前狀況。她順從地橫躺在床上,我們為她注入olive oil耳滴,靜待那隻可怕的小昆蟲在「油井」裡溺斃。過了幾分鐘,病人不再感覺到耳鳴,我便硬著頭皮拿起otoscope與鉗子「執屍」,再讓護士用微暖的生理鹽水為她沖洗耳道。剛才畫面放大了幾倍,現在才發現這只是隻迷途的小蟑螂,然而我還是無法對它產生任何憐憫啊。

Foreign body無處不在,除了出沒於眼耳口鼻中,某些不明物件還可能殘留在病人的直腸裡。醫生的工作性質有時也蠻像個清道夫吧?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一個愛文字多於數理的醫科女生,來到被醫學院偷走的第五年,希望把握僅餘青春,將習醫路上的一點一滴放進儲思盤,日後在時光隧道的盡頭回首,會看見那個曾經閃閃亮亮的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