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9回:結束的開始】

《進擊》【第19回:結束的開始】

振永收到訊息時嚇到把電話跌倒在地上,Shirley看一看他,然後走過去幫他撿回電話,她看看後亦嚇了一嚇,「嘩,發生咩事?」

他們走過去梁麗芬的辦公室,發現辦公室變得非常凌亂,而且她亦不在辦公室。

「佢⋯⋯佢真係出左事⋯⋯」振永嚇得目瞪口呆。

沒多久,他的電話再次響起,是「號碼被隱藏」打來的。振永拿來電話接聽,「喂?」

「你嘅好上司喺我哋手上,你去呢個地點搵佢啦。」然後就收了線。然後就收到一個地點的訊息:「大坑明頓別墅B1地下。」

振永看看地址,就覺得很熟稔,然後想了一想,他就想起是梁居住的地方。Shirley這時問:「咁怪嘅?捉佢返佢屋企做咩⋯⋯做Show咩⋯⋯」

「因為佢屋企最安全嘛。」振永認真地向Shirley說,「喺佢屋企唔會有人覺得係綁架。」

「但係佢嗰仔單嘢,應該仲有好多記者㗎?咁點樣運佢入去啊?」

「唔好理咁多啦,執嘢啦,要快啲過去。」振永心裡其實很焦急,因為整件事太奇怪令他覺得事情不是本身想像的這麼簡單。他們走到出去時,看到大堂裡的大電視的新聞直播。他們看到一班記者圍著梁及數個高瘦的黑西裝保鏢⋯⋯

「同兩日前一樣,對於兒子自殺一事,發展局局長梁麗芬依然未作出回應,而且冇回應記者嘅提問。根據警方發放嘅消息表示,正在安排為其兒子進行驗屍程序,以查明死因。」

看到這裡,Shirley就拉著振永,提他:「要趕過去啊仲睇⋯⋯」

振永上到車就靈機一觸,打了個電話給Justin。

「喂Justin啊!我又有嘢要你幫手啊。」

「講啦,我幫緊Friend看舖,都得閒嘅,做咩?」

「你有冇辦法睇吓梁麗芬附近啲CCTV,睇吓入面咩情形?」

「呢個有啲難度喎,要同時hack咁多部CCTV都要啲時間,而且唔同地方嘅防火牆可能有唔同level。你要等我一陣。」

「你講咁多嘢我都係唔明㗎啦,哈哈。大概要幾耐?」

「你俾3-5分鐘我就得㗎啦。」

「咁好啦,你搞掂再call我。」

收線後,Shirley就問她:「但係你睇CCTV都冇用啦,咁多記者圍住哂,我諗睇嚟睇去都係得嗰個畫面,睇唔到入面喎。」

振永:「我都唔知啊,我只係諗到呢個方法去睇吓有冇機會搵到有嘢睇咋。」

不出所料,Justin給他看的畫面,全是有十多名記者在梁的家門口等待,並拿著一個個飯盒在吃晚飯。「我盡哂力啦,周圍冇咩CCTV可以影到佢屋企入面,而且拉哂窗簾。所以冇咩嘢可以睇到。」

「OK啦,我再睇吓,反正都要去佢屋企睇吓發生咩事。」

半小時的車程後,車已在梁的家門口附近了,避過了記者、按過門鐘後,振永與Shirley再次進入了梁的家中。不過家裡空無一人,與當天發現其兒子死亡時一樣,家中的東西沒有被翻亂過,還整整齊齊的。他們四處看看,都不見梁。

「Anne?你喺邊?」振永嘗試叫一叫她,但沒有人回應他。「梁局長?」Shirley亦跟著呼喊。叫了幾次,都是沒有反應,室內悶焗的空氣使他們感到很不舒服,振永把客廳裡的風扇都開了。不過這時振永的電話再次響起,他拿出來看看,再次是文字訊息。

「盡頭房門。」

看到此後,振永示意叫Shirley一起走過去看看,他們看到半掩半開的房門。走了進去,發現地板有四個大階磚拆開了,Shirley探過頭去窺視下面,竟看到一些光線和梯級。她即時拍拍振永的肩膀,叫他看看。當振永伸個頭看時,從黑暗處傳出一把響亮的聲音:「落嚟睇下啦。我哋等你好耐啦。」
振永想立刻走下去,但Shirley抓著他的手,說:「好危險,我跟埋你去。」

他們慢慢地、小心地沿著樓梯走下去,那光線越來越近,但後面卻漆黑一片。他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樓梯盡頭,再轉彎,再看見一道樓梯,然後繼續走⋯⋯

終於沒有樓梯再可以行了,他們倆只見到梁和David安然地坐在地下室,但梁目無表情,David則在看梁和振永的眼色。振永透過微弱的燈光看看四周,地下室很大,有半邊牆都是酒櫃,有兩張大型賭桌。這時的他,正當想問梁發生什麼事時,她示意叫David離開地下室。然後叫振永和Shirley坐下。

「發生咩事啊?你唔係俾人挾持住咩?」振永大聲地向她說。

「頭先只係有啲大佬係度一齊傾嘢,佢想測試吓你嘅底氣,就用呢招睇吓你係咪真係咁忠心。」

「玩嘢咩,我哋係office趕過嚟不知幾辛苦。仲要咩⋯⋯咩「底氣」話?我唔識呢啲強國用語。」Shirley晦氣地向梁說。

「你測咩試姐,你唔係唔知我點解要做副局長㗎啦?你又唔敢趕我走啦,我就梗係照樣做返我要做嘅嘢啦。」

「你估我想咁做啊,我堂堂局長要俾班死老坑淋茄汁,好好玩啊?係佢哋想知你係點,我又唔可以得罪佢哋,我先迫於無奈咁做咋。」梁鬱悶地說出這話。但振永與Shirley只感到不快,而且覺得她很無謂。

這時Shirley出口打算串一串她:「嘩局長,呢個理由好牽強姐。」

「你知佢哋係邊個咩?我俾政務司夾住要服侍呢班人啊,一啲係政協、一啲係人大⋯⋯」

「佢哋就嚟要選過啦,又關你事?」

「佢哋唔係只係搵我,聽聞佢哋第一個搵我姐,之後仲要搵其他啦,佢哋想我哋幫手拉票,仲俾咗唔少著數。我可以唔聽咩?我唔聽嘅話,我日後實冇運行㗎喎,實同前特首一樣下場㗎啦喎。」說畢這話,梁神色凝重地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氣喝了整杯香檳。

「算啦,而家拗呢啲都冇意思啦。Anyway,你用咁樣嘅方式搵我哋做咩呢?」
梁開始變得惆悵,她起身走去其中一個酒櫃裡,開了其中一行的暗格,然後擰轉頭叫振永過來看看。他看到的,是一疊很厚的文件,然後梁說:「我想俾哂呢啲料你,你幫我去搞啦。」

振永好奇地拿出來,打開看看,是每一行都有很多個零的帳簿,以及地契交易的資料⋯⋯
(待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