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幻想校園》番外篇(5) ─ 也許這不是憤怒

《DSE幻想校園》番外篇(5) ─ 也許這不是憤怒

希桐不是B班的同學,但在暑假末的學長訓練營中,她與卓龍、小藍、南兄及超人分成小組。對於習慣沉默的希桐,又一次遇上過去的仇家 ─ 卓龍,還要被分派成同一小組,還有自己最好的姊妹 ─ 亞希子因病缺席訓練營,令她的心情已經跌落谷底。面對著這個犯眾僧,她無法對他作出什麼控訴,也只能沉默面對。

當她看著卓龍走過來的時候,內心的不安已經令她雙手發震。坐在椅子上的她用大腿壓在自己的手背之上。可是明明已經用力向下壓緊雙掌,不知為何還是會變成緊握雙拳?直到卓龍坐在大家的圈子內,希桐還是不屑去看他一眼,而且視線都是落在右下方……是自言自語的既定模式。

「要是對話起來,我應該說些什麼?真的不想破壞了大家輕鬆的氣氛……或是說,其實大家也對他帶著不同程度的憤怒?」

突然,卓龍說出他失憶的事情,希桐聽後比起每一個在場的人也來得震撼。

「他已經忘記了大家的事、我們的事嗎?」

卓龍細說現在的感受後,小藍、南兄、超人也坦承說出他們對卓龍的不滿,還有眾人對他的印象,只剩下希桐一直在沉默,無法將怪罪他的事情坦承說出來,或是說,希桐的內心只有抱怨著他,已經忘記了當初的憤怒。

「沒可能……我怎會忘記那一種痛……」

希桐借午飯前的空檔時間,致電給自己最好的朋友 ─ 石田亞希子,她本是跟希桐一起參加這次的學長訓練營,可是因為病倒了無法出席,現在留在家中休息。

「亞希子……妳病得如何?」

「沒什麼……其實我也很想來玩呢……今天有什麼好玩的嗎?」

「沒有特別……都是一些自我介紹的遊戲……妳沒來更好。」亞希子頓了一下,聽出希桐的抱怨。

「……為什麼?」

「卓龍原來也有參加這次訓練營……」希桐說後,從電話中聽見亞希子在床上彈起來的反應聲。

「什麼一回事?他會參加集團的訓練?」

「想不到吧?這個人也會有團體活動,真奇怪。」

「這不是很好嗎?他改變了!」希桐聽著,微微用力咬緊嘴唇,雙眼不自覺用力集中前方,力度甚至可以看穿面前方的牆壁。

「啊!對了……妳還在生他氣嗎?小桐!」

「拜託了!怎可能不生氣?當時妳也在場呢!」

「也是呢……我認識卓龍雖然日子很短,但當時我卻看得出他真的憤怒了。」希桐聽後感到洩氣,不悅地回道:

「他才不是憤怒,當時的他臉是笑起來,是奸笑!」

「怎麼呢?我記得他的眼神是很認真,是一對快要放出死光槍的眼睛!」

「真是……為什麼我們對著同一件事同一個人,也會有兩種這麼極端的答案?」希桐有點崩潰,但亞希子說:

「可能當時的希桐被自己的憤怒掩了雙眼,妳根本看不清楚,只想到可以給自己憤怒的理由。是他將妳激怒,所以妳會覺得他很高興,妳才看到他的嘴角在笑。對嗎?」一幅看穿世情的感覺,亞希子得意洋洋的語氣,加上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道理,令希桐想起了卓龍的說話。

「沒話跟妳說……好好休息一下,我掛線了。」

「等下呢……小桐……我很寂寞……」沒理亞希子的撒嬌,希桐果斷地掛線,因為這媚功只會對男生有效。

希桐回到飯堂,見只有小藍在聽南兄說故事,什麼大江南北,只要是跟中國文化或跟歷史有關的,南兄也可以隨便說出兩三章回,而喜歡看書的小藍更沒有在乎是什麼故事,被介紹後也會到圖書館搜羅一番。看著二人真幸福呢……

希桐見桌上已經準備好飯菜,卻只欠餐具。

「兩位下人去了御膳房拿餐具,朕的愛卿可安坐於此,等食也。」希桐對南兄的半古風語冷笑了一聲,之後再沒理他。

這時,超人拿著餐具、卓龍抱著飯碗一同回來,將湯分給大家。

「希桐……」卓龍示意要給她一碗湯,當下的心情,有如要加害自己的人,現在做點事來討好自己一樣。但希桐內心卻十分明白,卓龍已失憶,他忘記了互相的仇恨,才會對自己示好……

「但我還沒有原諒他……對嗎?」

頓時的內心矛盾,令希桐的表情呆若木雞,也許是她的聰敏,一時三刻已經想到這麼多複雜的思想,但在超人面前,只有一個答案:

「算了吧,卓龍,我由中一跟她認識到現在,她是個不會喝湯又不愛吃菜的怪女生!她只是尷尬才不懂給你反應……」被超人這樣一說,希桐也清醒過來:

「……別理我!吵!」希桐呼了口氣,聽著卓龍說為她盛飯,也沒有再拒絕。感覺就是一對初認識的朋友,只是反過來令希桐感覺到,所有的事情也只有自己在執著,這是否太傻了嗎?雖然有點不忿,但既然已經是不想說出口的事,那就由它過去……

在希桐搖著筷子,準備夾肉時,她才發現卓龍被兩三個無理取鬧的男仔糾纏,說什麼碰跌了他的飯碗。以卓龍過去的性格,一定會不說一話,用拳頭來解決。但這次出乎意料,竟然先說對不起,而對於對方的無理要求,他卻堅持不做。當然,這時候對方也沒有就此罷手,知道卓龍是因為交通意外失去了家人,他們就此借機會來笑著他。

隨即的反應,希桐受不了這班人的惡毒心理,用力拍了桌子一下。

「砰!」的一聲,令眾人回望站著的希桐。

「話不用說得這麼難聽?你們是否太過份?」男生們本是跟希桐沒有結怨,而且她是女生,沒想到她會為卓龍說話,更重要的是……

「不是吧……希桐,妳為什麼幫他說話?他之前不是當眾掌摑了妳一巴?」

「閉嘴!」希桐咆哮起來,眾人才沒趣地散去。

「希桐……我真的有這樣對妳嗎?」

「……是……」

「對不起……」這一句說話,希桐沒想到現在才能聽到,憤怒的原因雖然還在心中,但感覺已經有點淡化。被這三人再次將瘡疤次挖出,那種緊張的心情才是令她失控的主因。

回望過去的事,已經沒有可能當作沒有發生,但看著面前的卓龍判若兩人,或者是時間借此機會去了解一下對方,嘗試明白當中的誤會?

還是不了……希桐情願選擇由它,發生過的事,誰也不知道會否再次發生。經驗告訴自己,一個會惹怒自己的人,無論什麼時候、場合、跟有誰人在旁也好,這個人在自己的心中總是會帶來被他刺激的感覺,是好是壞也不由自主。如果要為學術研究或探討兩性關係,也許是一個值得嚐試的機會。但現在說的只是一個還有將來三年的鄰班同學,有可能在學校不同合場打個正臉,還是不要點起什麼火花會更好。

《DSE幻想校園》番外篇(5)—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這個麻,是一個名為「十三郎寫作團隊」的組織,主要是各種靈魂的混合體,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創作,但都以文字為主,所以又稱為「多媒體廢作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