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九十後女生沙發衝浪的理由

一個九十後女生沙發衝浪的理由

大雪紛飛的紐倫堡街頭。11:30 pm。我的手機和充電器很不爭氣地同時沒電。我站在事先聯絡好的沙發衝浪主給的地址前,帶著幾分遲疑和幾分著急,敲了敲門。這是我第一次選擇了住在男沙發主的家裡。

來到外地讀書、工作,人在不知不覺間被生活改變,變得善於犯錯,善於社交,善於流浪,善於寂寞困頓。大學三年,我的香港朋友們每逢假期都迫不及待的回家,畢業後奔向大企業的懷抱,勤勤懇懇地加入打工一族。其他跟我一樣留英工作或是繼續學業的,也慢慢抵受不住 “七年之癢”, 計劃著離開倫敦這個他們覺得冷漠的城市。面對著常年昏暗的天空、四點就日落的長夜、三天兩頭就延誤的公共交通,為什麼我要這般折騰,一個人留在倫敦,把一半工資奉獻給房租和各種稅項?難道我真如詩人所說,”When a man is tired of London, he is tired of life?”?
於是,我開始沙發衝浪(其實很多人都會提供一張床)。一開始家人強烈反對,現在我媽已經默許我這種旅行模式,甚至鼓勵我弟嘗試呢,哈哈。

有人會問,為什麼要花時間和精力,對一些只是驚鴻一瞥,並且即將相忘於江湖的人好?

沙發衝浪給我一個和我生活軌跡在兩條平行線上的人相交的機會。我喜歡觀察周圍的人,傾聽他們的故事。另一位詩人有云 “No Man is an Island” – Humans of New York, Human Library 等活動遍布全球,重點便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據說倫敦在籌備一個關於倫敦人的博物館 (Museum of Londoners), 我相信它會跟倫敦的移民博物館 (Migration Museum) 和克羅地亞薩格勒布的失戀博物館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一樣,成為我最喜歡的博物館。在丹麥,我遇見了一個和我性格相近的台灣女生,她在丹麥當交換生後愛上了那個地方,孑然一身在當地當設計師。她還邀請其他在哥本哈根的香港留學生和我吃飯,互相認識。一個波蘭男生25歲就成立了跨國公司,並且打算開拓亞洲市場。他耐心地等候因為迷路而遲到一個小時的我,和我走過播放著蕭邦的音樂的街道,佇足在華沙鮮為遊客所知的一隅看夜景。在迪拜,我認識了在科威特的荒漠工作的三個中國男孩,了解到中國在中東地區的各種工程項目。迪拜塔下的音樂噴泉在播著中文歌 “吻別”, 他們跟我說著為了多賺一點錢,離開家人在惡劣天氣下工作的艱苦。

曾聽說過,”世界太大,時間太少。你去遊歷世界,我再隨著你的文字和照片漫遊天下。我的眼睛,看見的是你的世界”。作為全職的工薪族,難以成就一場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借沙發客的眼睛,我窺見三千大千世界。我羨慕並且訝異一位波蘭女生在念研究生期間去了十八個國家旅行。我在德國紐倫堡的沙發主花了一個月騎自行車穿過阿爾卑斯山脈,從德國到意大利,途中風餐露宿,車子險些在結冰的地面失控滑行。在路上,我聽到一位澳洲女生在歐洲當背包客時在山上被野狗追趕的驚險情景。我驚異於她的勇敢果斷,毅然選擇站著不動面對迎面而來的野狗。深深在心裡紮根的港式傳統思想告訴我要好好存錢,未雨綢繆,所以我驚詫於另一位澳洲女生的人生哲學:賺錢就是為了旅行漂泊,花光後就回去找工作。然後,我漸漸發現不同人選擇這種旅行模式的各種理由。他們願意下一個小小的賭注,讓自己的人生起一點點不一樣的波瀾。

藉著沙發衝浪,我了解到自己的不足和思想上的狹隘和淺窄。R是一個在德國生活的烏克蘭男孩。人們給他刻上 “難民” 的標籤。不過在跟他相處的時間裡,他只是輕輕帶過他在烏克蘭的日子,更多的是給我介紹德國的名勝古蹟,和他最近的所學所聞。他的語氣平靜無波,反倒是在講德國的經歷時變得生動。他和他父母都在上學,盼望自力更生,不願意平白接受國家的援助。我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說他這些年來有沒有回家探望其他家人。他說,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明年就可以拿到護照,以德國公民的身份到烏克蘭探望外婆。他平淡地跟我說,我是多麼的幸運,能夠在一個沒有戰爭的地方長大。在英國我也參加過一些幫助難民的活動,不過聽他平靜地訴說,比以前參加的活動或看任何一個苦難紀錄片更令人動容。我多希望自己能在其他沙發客的世界裡,也留下這麼的一點痕跡。我猜,我希望當上心理學家的初衷也是如此。他去年贏了一張到英國的來回機票,這會是他第一次坐飛機。我說到時我一定會抽空帶他四處走走。R 想在大學修讀電影,現在想拍一部關於沙發衝浪的短片,放到他的作品集裡。我便自作主張地把他請到我沙發主的家裡,結果我的沙發主真的答應當影片的主角!

我發現,萍水相逢過後不一定相忘於江湖。我在波蘭的沙發主畢業後環遊世界,在倫敦站她成了我的沙發客。那位波蘭男生後來有事需要在香港轉機,跟我說對九龍公園印象特別深刻。去年暑假我和朋友合資在東倫敦的一個市集賣了一天的菠蘿包,那位移居劍橋二十多年的沙發主應邀而至,說味道跟他以前吃到的一樣,令我深受感動 (儘管我不清楚他說的有幾分是真話,哈哈)。一個23歲,已經是三家公司老闆的新加坡男生去年跟我在倫敦見面後,今年跟女朋友在倫敦跨年,還特意在午飯時間期間到我辦公室附近,和我吃了頓飯。我很感謝他們,讓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雖然脆弱但卻真實存在的羈絆。

對我而言, 沙發衝浪給了我一個繼續喜歡倫敦的原因。借他們的眼睛,我重新看到倫敦的美和特別。R 說,他的電影夢的啟蒙老師是Christopher Nolan,尤其喜歡Interstellar 那部電影。我跟他說,我看那部電影時也哭得唏哩哇啦的,並告訴他其實Nolan 導演是我校校友,他的很多電影都在我校取景,而且他跟他妻子也是在校園裡認識的。我和他聊電影,聊倫敦享負盛名的音樂劇,聊我很喜歡的獨立劇場和immersive theatre (好像沒有正式的中文譯名,我暫且把它譯作“體驗劇場”)。我和一個在加拿大讀營養學的馬來西亞女生討論吃昆蟲的可持續性和人們接受度,也跟她介紹我喜歡的倫敦的異國料理。倫敦有很多亞洲很難吃到的異國料理,讓我大開眼界。我喜歡委內瑞拉、秘魯和黎巴嫩的料理,也嚐過埃塞俄比亞和尼日尼亞的。原來我日復一日、孤身一人穿過的一景一物,在別人眼裡是獨特的一道風景。

沙發衝浪是免費住宿,但不是厚著臉皮地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在波蘭的沙發主也同時接待了一名來自土耳其的衝浪/便車客(hitchhiker),甫進來就要求沙發主借他電腦,讓他上載自己坐便車經過幾百多公里的照片記錄。然後他欲拿起一根煙來抽,結果被斥,只能走到在陽台去抽。他的臉上好像寫著 “我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所以你們都要聽我的” 。我怒而不敢言。畢竟,旅行的價值不在於” 這裡我來過 “,並以走過了多少公里炫耀自己的人生有多精彩,而是一種有關內在素養的、質的改變。我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方式,打破某些刻板印象,學會包容。印象深刻的旅程很多時候都建基於收穫到的友善微笑和心靈交流。沙發衝浪的背包客們都是一些對生活充滿熱愛的人,同一天空下,各自在屬於他們的角落發光發亮。旅程結束後,回到周而復始的工作日時,我能有更好的心態面對自己的生活。
—×××
我家的門鈴響起。門外,又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有著怎樣的故事?

 

作者: Ashy

 

Photo: TRAVELPOP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