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幸福

[有些感情] 幸福

「把腿及膝蓋都推向自己身體裡面,把身體弄成弓箭的形狀,用手掌腳掌支撐住身體作為平衡。」瑜伽老師邊說邊留意著學生的動作是否正確。

自從經歷過一次痛愛之後,阿順便開始跟著阿宙去學習瑜伽,由一星期一次到現在一星期四次,阿宙亦由當初的不習慣時常看到阿順,變到現在已習以為常,有時候,若果阿順會遲來他反而會有點不習慣。
瑜伽老師一直都以為他們是兄弟,有時候見不到阿順便會問阿宙:「你的兄弟不來嗎?」阿宙每次都笑說:「他不是我兄弟,只是好朋友!」但當阿宙遲來的時候,瑜伽老師反而沒有問阿順什麼,只會對他說:「今天要做多點熱身動作。」 這類令人覺得有點關心意思的客套話。

其實阿順心裡頭到現在還是感到悲哀,他知道分開是事實,而很多事情也不可能逆轉,他告訴自己許多次要明白現況,但還是覺得悲哀。
事情不可能逆轉,但阿順的性格卻因此而改變了許多,以往開朗善談的阿順,已變成現在大部分時間都不會直接把對人或事的悲哀感覺表現出來,反而常以開玩笑的方式來迎合別人,例如他會回答瑜伽老師說:「熱身太多會發燒呢!」
這類令人歡愉的言語卻正正與他內心的想法疏離。
但還是有人會意識到他心裡那一點點不明顯的悲哀,然後會特別分出多一點關顧給他。
例如阿宙,但他卻視這些為憐憫之舉。

大概半年之後,阿宙終於可以有兩星期大假,他問阿順:「終於可以放假,我們去旅行散散悶氣好嗎?」阿順看看手機上的月曆然後說:「我沒有假期。」
事實上,阿順已經離職,只是不想與人為伴,孤獨的感覺連他自己也感到難過,阿順知道如果走不出這種難過便會走向自我毀滅的道路上,幸好的是他還愛著自己所擁有的生命,所以他決定與自己去一些陌生的地方流浪,希望能把自己殘缺不全的心逐點醫好。

阿順沒想到會在旅途中遇上前女友,就在大廣場附近的長椅上,阿順吸著小雪茄,她吸著沙邦妮,她先走來阿順身邊坐下說:「好嗎?」
阿順索索鼻子說:「不太好!」
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望著地上被風吹得一片片的煙灰。
阿順說:「我學了一年瑜伽,由每星期一次到現在每星期四次。」
她感到有點驚訝說:「你這幅硬骨頭,終於肯去做做運動。」
阿順微笑地點點頭說:「初時只不過想找回一點有妳在身邊的感覺,但後來卻成癮了。」
她點起另一支沙邦妮,狠吸了一口說:「你會在這裡多少天?」
阿順說:「就今天,明天會有朋友來接我到他農場玩玩。」
她笑說:「沒有我在身邊,你才脫胎換骨!」
阿順沒有答話,在最後大家說的只是再見。
阿順看著熟悉的背影呼出一個煙圈微笑起來:「焉知非福!」

一個人的離開,卻換回另一種幸福。

常以為兩個人一起才是幸福,但幸福又是什麼呢?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幸福是一個框架,究竟在框架內會感到幸福多一點?還是除去框架會感到幸福多一點?
其實,當我們可以忘記為自己設定的幸福模樣,我們便可以真正擁有幸福。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