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風波:別忘記韓國梨花女子大學抗爭帶來的啟示及教訓

浸大風波:別忘記韓國梨花女子大學抗爭帶來的啟示及教訓

香港浸會大學最近因為普通話畢業要求,而與大學生一直維持僵持關係,浸大校長及管理層甚至因為參與抗議的學生說了一句粗口,就執意要他們暫時停學,與香港政府的處事方式一樣,就是豎立高牆、與民為敵。由這件事,讓我想起了前兩年韓國梨花女子大學(梨大)對於學校管理層辦事不公及黑箱作業抗爭,當中能為這件事帶來不少啟示,以及教訓香港的當權者。

在2016年7月底,即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爆發前兩至三個月,在梨大已有700多名學生在校園內舉行靜坐佔領學校的行政大樓抗議,事源於2013年時任總統朴槿惠在教育改革之中,承諾支援大專院校提供更多進修機會,以鼓勵青少年能夠在入學前能先就業,參與政府計劃的院校能夠獲得每年30億韓圜(約2000萬港元)的資助,以供他們在院校設立短期進修教育課程,讓在識人士、高中畢業生及30歲以上無業人士進行進修或再培訓,領域包括媒體創作、時裝設計等。

不過當學生得悉梨大將參與政府計劃,隨即惹來反彈,因為早於30年前,作為擁有悠久歷史的高尚學府梨大已設立「終身教育院」以作就業培訓的課程之用,與此同時還已存在其他與媒體及設計相關的學系,這基本已令學生懷疑校方為收受政府利益而開設多餘的學科,還把學位視為生意之用,令梨大的教學及學位質素下降。再加上有學生質疑梨大已淪為確立朴槿惠政權實勢的工具,令她們對於學校參與政府的學位計劃非常質疑。

此外,在準備開辦這「未來生涯大學」課程的過程中,不但沒有對學生進行統一的諮詢,只容許學生會會長出席校務會議中發表學生意見之外,還在要求撤回計劃的途中沒得到校長的正面回應,從而引發了一連串的抗議行動,認為校長一意孤行與政府合作,把教育商品化。在7月30日下午,在梨大學生抗議期間,校方還調派了1600多名警察進行強制清場,不少學生因此而受傷,參與抗議的學生與警察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經過數天,梨大校長決定取消該課程計劃,並向學生致歉。這可視為梨大學生抗爭的初步勝利。其後爆出崔順實之女鄭宥拉以特權入學一事,其抗爭亦成功促使校長下台,加上同時引發的親信干政門,梨大可謂促進燭光集會的其一先鋒。

反觀香港,浸大這次的舉動無疑在製造公關災難,不但沒有正視學生的訴求,最簡單一場可被視為「公關騷」的公開校務會議都不做,直接把參與抗議的學生停學,不留一點餘地。首先,在普通話評核畢業要求之中,的確可圈可點,為何要以普通話來評核學生能否足夠資格畢業?同時校方並沒就普通話能力低的學生作出支援,正如嶺南大學要求新生要考IELTS才能畢業的同時,卻只安排毫無作用的英文必修課程來「幫助」學生。直接停學卻不讓他們解釋的決定亦充分反映浸大管理層漠視學生的訴求,甚至成為了不義政權的縮影,只容許高官犯法,卻不容許學生進行抗命。究竟「教育」為何物?難道只能透過「威權」及「高壓」的方式才能「教育」學生?梨大能夠正視校政問題,皆因學生的行動提醒了校方與不義政權合作,只會令學校蒙羞。香港不同層面的當權者只懂淪為政權的棋子,漠視自主、教育等價值,連校長亦只懂實行威權式欺壓,也許在他心中,為政權服務緊要過學校名聲吧。

#韓國 #香港 #梨花女子大學 #浸大普通話風波 #朴槿惠親信干政門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