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女權主義者都在為難女性

現代女權主義者都在為難女性

近年太多女人自稱女權主義者,但她們根本不知道何謂女權主義,只管描繪同性為弱者,講女權也似乎只為了處於潮流尖銳。傳統的女權主義(Feminism)的可貴之處是女性團結一致(Solidarity),相互聲援及保護女人應有的自由,艾瑪•沃特森曾在2014年說:「女權主義是相信男女都在政治、經濟與社會上被賦予平等的權利與機會(The belief that men and women should have equal rights and opportunities. It is the theory of the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equality of the sexes.)」;現時的女權主義卻是自由地攻擊其他女人,待同性的標準特別苛刻,不去貶低男性也要打壓其他女性。

她們圍爐討論,話題從不圍繞性別認同與岐視,也不講社會責任與自由。講來講去,無非是她應該穿著人字拖還是Christian Louboutin,或辱罵被狂徒跟蹤的她氣質輕佻又不莊重,不然就是譏笑她假日去做比堅尼位蜜蠟脫毛。從伊莉莎白一世到貝蒂戴維斯,婦女都認為口紅和高跟鞋是合法的兇器;現時的女權主義者則認為「塗玫色的口紅、穿著薄薄的黑絲襪便是個蕩婦」,但又主張女人必須「能屈能伸」,要胸夾電話、反手摸腰和鎖骨放硬幣才叫身材均稱。如果這就是現代社會的女權,那麼女權其實不復存在。婦女爭取的全是瑣事,再為之而奮戰,實際是博取他人注意,毫無意義的抗議就是女權不復存在的最佳證明。

職場裡,男性盡量包容女性的不便,如每月經痛、產前產後,並為她們分擔工作。但當女性升遷後總會對其他女性吹毛求疵,經痛暈倒的女下屬不補薪,產後的女員工要盡快復職。她們希望以剛強的自己為眾人榜樣,卻在男人面前表現弱勢,不換蒸餾水也不搬抬重物。家庭裡,婆媳之間嘰嘰喳喳,母女之間的憎恨厭惡,姐妹之間互相嫉妒,大婆與朋友圍毆第三者也不打男人。所以宮廷鬥爭劇、「騷貨如何上位」和「原配智鬥小三」是近十幾年來最流行的創作題材。

女人與女人之間的競爭,根本無法與女權扯上關係。她們以女權標籤自己,是為了從父權架構中爭取解放嗎?女權與反女權之間的質疑、侮辱,是為了從父權宰制下改變或穩固女性的地位嗎? 讀到這裡,你以為我正在排斥或反對女權主義,就算不是父權主義者,也是厭惡主流女權運動的人。其實不然,我是無法接受在女權主義的爭論中,連女性也在為難女性,就像在霸權管治的社會裡,低下階層的人總在為難彼此。女權主義從來不是結局,而是一種手段,但就在性別意識漸漸覺醒時,女權運動的派別卻不斷分岐,令人力不從心。又或者,現代的所謂女權主義早就變質,雲消霧散也是遲早的事,至少近年我在香港看見的情況總是如此。

現代的所謂女權主義者,似乎花費太多時間鑽研自己的陰道,而沒有使用自己的大腦。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作者,崇尚自由 | 以文字演繹忠誠愛慕,以勇氣堅持追隨幸福。 | 最新出版:《馴養之丘》、《女生情事宣言》 | Instagram: kwaisinling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