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瘋狂爆粗罵老師的我

當年瘋狂爆粗罵老師的我

今天,兩名浸大學生因為要求語文中心交代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標準,期間對老師爆粗,而被校方勒令停學。

我讀大學一年級時,有一門主修課我蠻喜歡的,上課時也很投入回答問題和參與討論。學期尾的功課要求二人一組,我的組員是二年級的學長。學長理應多點提攜指點我才是,可是他馬馬虎虎不聞不問,我倒是頗用心盡力去做功課。

功課由幾乎不露面的助教批改,派到我的信格時,上面打了個很差的分數,寫滿了密密的紅字,是一面倒的批評,大概是說我完全沒有用心去找資料,是個懶散無能的學生。

我站在系辦公室外,手緊緊捉住那份功課,雙眼盯住那堆評語,心裡覺得又生氣又委屈。同學路過,問我怎麼了,那刻我爆發了。我流住眼淚,用盡力氣和嗓門,把老師和助教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又把畢生學過的髒話罵了不知多少遍。

我忘記了,老師的辦公室就在信格旁邊,而她剛好就在裡面,我的一字一句,她都聽清楚了。

等我罵到喉嚨都啞了,她的出現嚇了我一大跳,我心虛地想,今次死定了。她著我進去她的辦公室坐下,可是沒有責備也沒有訓話,只是耐心地聽我訴說我的無奈和委屈。

後來那份功課的分數有沒有平反,我不記得,不過這次事件以後,那位老師又教過我其他一兩門課,給我的分數都不錯。畢業後,我因為報讀研究院而需要推薦人,這位老師欣然答允。

老師早已退休移民,這些年都沒有見面聯絡,不過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對老師的包容和諒解心存感激。

大學生雖然算是成人,但畢竟年少氣盛,需要的是師長的循循善誘,而不是動輒因為一句意氣失言而勒令停學。浸會大學貴為高等學府,連這一點也不明白、做不到,只懂用訓導主任式的責難來對付學生,難怪被外人戲稱為浸會中學。

 

Photo: thefaq.gr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