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的用法

粗口的用法

1. 「休班警姦網友成孕」

「辯方求情指⋯⋯當時得知女事主聲稱要去報警,對作為警員的被告壓力甚大。」
「辯方稱如果當日被告願意給予女事主3萬元墮胎費,今日或者不會弄到如斯田地,更形容女事主如果收了錢,對本案即可不了了之⋯⋯」
我唔明吖。我唔明吖。即係點?原來強姦案受害者話要報警,而加害者唔係警察嘅話,壓力會細啲㗎?原來被告認為強姦人過後俾3萬蚊落仔費就可以了事,係應份㗎?

2. 「老翁派傳單與食環爭執受傷 警用解犯鍊送醫遭警告訓諭」
其實一個警察咬住份糧咁高,又獲容許響壓力大嘅情況下可以講粗口打人叫雞唔俾錢強姦偷窺偷竊偷拍嘅話,咁社會大眾係會對你有啲期望嘅,即係例如,當兩個警察 v.s. 一個腳傷老伯時,你「地」倆個可以壓得住佢,而唔係下下靠道具,咁囉。

3. 浸大同學講粗口

我覺得同學做得唔啱。同學做咗廿幾年中國人,都唔明白粗口嘅用法。例如話,屌呢個字,重點唔在性,而在暴力。當一個人屌人時,佢嘅重點唔係「你好有吸引力,我想同你行房」,而係「我要將我嘅意志強加於你」。你明白咗粗口同權力嘅關係,你就會明白粗口正確嘅使用場合:粗口,只應被有權者用以宣示權力,而非被無權者用以宣洩無力。所以,依附大權的建制派議員在神聖的立法會用殖民者的語言講粗口,是合乎道理的;交出自己判斷能力的警察眾聚高呼屌你老母,是展示他們應得的權力,是合乎道理的;一群手無寸鐵的大學生講粗口,是離經叛道的;一個老師幫著不討共產黨歡心的組織回罵另一個組織,過程中講了粗口,是離經叛道的。

香港真是個倒錯的社會,無權的人用嘴屌你老母,好像以為自己真的有這種權力;有權的人埋頭實幹,以包容對付權力以及權力的伸延,用法律關懷平民,拿陽具塞向正要開口講粗口的人嘴巴中。我想香港警察是全香港唯一知行合一的人群,他們是真正在嘴上屌你老母,在行動上也去屌任何他們想要的女人的。畢竟,在這個的一個社會裹,有甚麼比真誠更為可貴呢?

 

Photo: 親子頭條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