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靈對話的部落 – Papua長老及傳訊者之分享

與靈對話的部落 – Papua長老及傳訊者之分享
今夜嘉道理農場舉行了一場名為「與巴布亞部落長者對話:生命、文化、及世界觀」的講座,有幸邀請到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部落長老Jhon Kwano親臨現場演講。Jhon誕生時便被長老挑選,從小培育成為部落的傳訊人(Messenger),肩負起與發達國家溝通、建立互信和尊重關係的重任,並擔當橋樑讓外界了解此物種豐富、世界第三大熱帶雨林的面貌,與及仍追隨祖先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生活方式和智慧。
 
(Cendrawasih – 極樂鳥 Bird of Paradise in Papua)
 
除了永續生活的衣食住行外,Jhon更多番強調保護大自然,正是捍衛他們整個文化的根源,因大自然不單是人類和其他生物的棲息之所,也是靈魂的安息之地,不容破壞。
 
“Spirits come first, it’s deeply rooted in our culture.”
「祂們有形、無形的存在於這片土地上很久很久了,我們怎可能比祂們知道得更多呢?所以我們總是謙虛地向自然與祖靈學習。」
 
Jhon憶述每逢出外打獵、村民病重、或需要尋求比自己更高智慧時,便會向祖靈或大自然諮詢。他舉了一例,如村中有村民昏迷不醒數天,他便走到自然中接通靈界呼叫:「誰誰誰,你在嗎?」如能獲得回應:「喂我在,這裡還蠻不錯的!」那Jhon便知道那人的肉體雖未死亡,但靈魂已準備好到另一個美好的世界了,可判斷此人於人間的時日已無多,著他的家人做好心理準備。
 
萬物有靈,山有山神,湖有湖仙,對於靈魂的存在,Jhon毫不忌諱,娓娓道來我們現代人也許已逐漸遺忘的本能。
 
「我們村莊中有一條貫通東西的橋,每當我們兩個不同部族的朋友想相約於橋上,便會互通消息,約對方在橋上相會。」如何辦到?「我們會以類似心電感應的形式,接通想要見面的人,然後拿著一塊小石頭,彷彿他就在眼前,把石頭擲向他」
此話引發場內一陣笑聲,他繼續以平淡的語氣說:「就像你們打電話給朋友一樣,很平常啊。祖先們以此方法溝通已有數千年了。」
(Jhon於演講中提及到的小橋)
 
接著他又分享了一個名為Chimbu的部族,看他們一身骷髗骨的Body paint, 以為是Halloween的廣告吧?Jhon分享道這是一個著名擅長進行復活死者儀式的部落:「他們可以把已逝的死者召喚回來一段短暫時間,說說是如何死亡的、有沒有遺言等」此話一出聽眾們不禁嘩然,急切追問Jhon接著會發生什麼事?
 
「Then they can die again!」又是一輪的笑聲,有人再追問他有否親眼目睹過此類奇觀,Jhon是一貫的平實語氣回答:「已看過很多次了,一次連我也感到詫異的是有位死者還能站起來走了數步路,才再度死去!」即時不禁聯想到中國被貼符彈下彈下回到墓地的彊屍。
 
似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界中存在著不熟悉的國度,當中有不少我們認知上認為不可能的神乎奇技,對部落族人來說卻是耳濡目染的等聞之事。此刻筆者深深感受到,Jhon作為 “Messenger”這角色的重要關鍵,正是讓我們看到世界上更多的可能。相信不少玄學初學者或對靈魂學有興趣的人,起步時經歷不少內心的掙扎和恐懼:「那是我的幻覺嗎?」、「會否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我收到了天使的訊息,但會否只是自我安慰?」以致我們不敢於靈性之道上踏前一步或追求思維上的突破,甚至質疑自己的直覺,難以建立對生命和宇宙之間的一份愛與信任。
 
筆者尤記得有一次替一位中學生補習,見她臉色慘白坐立不安,問及所為何事,該女生困擾地說:「我說了也無用,無人會信我」,後來耐心多加問候,她才說懷疑自己是撞邪了,連續數晚見到疑似鬼魂,以致失眠數天,與家人傾訴只獲得那只是她胡思亂想的結論。後來我表示:其實我也親眼目睹過鬼魂,她才滔滔不絕說出更多看到靈魂的經歷,最後如釋重負的鬆一口氣,知道原來她並不孤單。
 
我們總是想成為特別的人,卻當成為別人眼中的異端時,往往顯得手足無措,設法隱藏及壓抑自己,甚至服藥去迎合主流想法的的「正常」(norms),Back to “Normal”。
 
Jhon的存在正正讓我們知道,你可以大聲又自豪地說你深愛著大自然、你感受到被身邊萬物與宇宙所愛護及支持著、你尊重祖先和先人的智慧、你相信靈魂能超越物質、甚至更單純的一個期許:你願意相信生命有著希望與奇蹟,那也可以是「正常」的,你的善良是難能可貴的。
 
他最後作代表道出族人的願望說:Leave Us Alone,但願讓外界看到真正的Papua,並不分你我高低,擺脫他們需要「受文明開化」的偏見,尊重他們的價值觀,讓他們能夠以原有的方式生活下去,保存與自然與祖靈共融的文化。感謝Jhon的努力,自小學習外語並四出奔波各地,讓我們得以窺探Papua部落的世界觀與面貌。最後感謝您閱讀此文章,希望有更多人能夠關注各地部落原住民的土地與人民的福址,保護僅存的熱帶雨林,他們雖在遙遠的國度,卻是地球眾多物種存亡之關鍵,亦是承傳快將失傳的古老文明之要塞。
 
LUNA
 
(編按:筆者曾到訪菲律賓的一個偏遠山區Mablad參與賑災活動時,見識到該地的居民也是視靈魂如閒話家常,會突然問及:來了一星期你見到Miss White Lady未啊? 彷彿我們生活中結識街坊般,喂你識唔識隔離街啊陳太?甚或動土建屋等大事,也會先跟靈魂商量才進行,亦是與靈溝通暢通無阻的村落,他日如有朋友有興趣和機會再和大家作分享。)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誠蒙良師們的教誨得以窺探全球化前各地昔日與自然和諧共存的世界觀、靈魂學說、能量治療、部落文化等。明門的誕生為了傳承及分享對人有所裨益的古老智慧及知識,使其應用及融入日常生活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