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心話就是一種冒險

講真心話就是一種冒險

小時候,我和朋友很喜歡玩真心話大冒險(Truth or Dare)。
就是大家圍圈坐,中間拿一枝筆或甚麼,轉到某個人,他就要選擇真心話或大冒險。
真心話就是別人問甚麼,你都要以真心回答;大冒險就是要做一些很荒謬的行徑比如和一個不太熟識的人講我鍾意左你好耐或是做幾十下掌上壓。

長大後,遊戲就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式微。
認識久了,要知道的都已知道,不知道的大概都不適合知道。
而那些荒謬的懲罰也不再好玩,只留下一絲稚嫩的味道。

突然想起這個遊戲,因為有晚凌晨收到好友電話。
她稍微受到了些打擊。
話說她和朋友相處時發生了些狀況,有種不舒服的留在了她的心中。
因為重視朋友,也相信朋友,她選擇把真實的感情告知,以免彼此留下芥蒂。
沒想到好友卻傳來不好的回應,認為她奇怪兼麻煩。
「我其實係唔想大家有條刺所以講出黎,結果原本可能只係得我有刺變成左大家都有刺。」

無獨有偶,那晚在接她電話之前,其實我正在打千字文給哥哥,希望他可以注意一下自己對家人的態度。
因為已經忍了很多次,再不講,到我有日爆發之時,他一定會覺得很委屈而大家也將被轟炸得體無完膚。
幸運的是第二天我收到了哥哥的道歉和正面的回應。

講真心話就是一種冒險,把真實的你向人裸露。
你已脫下保護衣,因而那些人的回應將直接回饋到你身:用刀子劃過或以溫暖包圍。
再沒有保護網,但也不會隔了一層。

講真心話就是一種冒險,賭你和那個人的關係更進一步還是止步於此。
說話留有一線,當然是輕省而容易的,大家也是大人,沒有幾個人會和誰撕臉。
但那是用來應付人,而不是用來和朋友相處的態度。

喂,當我和你講真心說話,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一定對,我只是想對你講出我的想法,而不是對著你一套,心入面又另一套。
你可以不同意我或回贈我你的真心說話,但希望你不要嘲諷或看輕那些說話打著哈哈糊弄我。
那是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為自己做好了即使要受傷的準備,也要講出口的說話,那也是我認為你是我所珍惜的人夠資格擁有我真心的明證。

這個page也一樣,我一直講真心話。
在這裡我很少受到攻擊,因為按like留下來的人似乎都接受這份真摯。
而且大家也和我一起走過了不少日子。
縱然有時侯你們或者不同意或不明白我的想法,但沒有人會留下恥笑或人身攻擊的說話。
只是一再和我討論。
我也坦白說啊,有些留言我也不盡認同,但我從不del留言,因為一百個人本來就該有一百種不同的想法。
我喜歡這裡大家和而不同,我也喜歡大家彼此圍爐支持安慰。
我很珍惜這裡。

當文章刊登在其他地方,收到的feedback便不一定是正面。(我要強調正面不等於是應聲蟲或持相同想法,而是有point理性去討論而非單純情感或人身攻擊。)
因為別人沒有和我建立關係,洪麗芳或Charis Hung不過是無意義的符號,憑這個名字也看不見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閱讀的人帶著懷疑或不屑閱讀一篇甚至一段文章,也可以輕輕鬆鬆踐踏一個人。
大概這也是網絡可以衍生罵戰而歷久不衰的緣故。

「但我好欣賞你講左心嗰句出黎,咁樣先對得住自己,對得住朋友。如果咩都唔可以講,其實段關係都完架喇。」我對朋友說。

話又說回來,真心話也不是你想講甚麼就甚麼,挖人瘡疤或抵毀其他人,那只是狗口長不出象牙和自我而已。

2017年底,祝福大家2018仍有講真心話的心力以及大冒險的精神。

 

Photo: internet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