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世投胎的歷史建築 — 金鐘美利大廈

轉世投胎的歷史建築 — 金鐘美利大廈

建築就好像生命體,在城市裡和其他的建築物生活在一起,有着自身的故事,過着共同的歷史。文學裡有「作者已死」的理論,文字被書寫出來以後,自有一股生命力。後人如何閱讀文字,就算和作品本來的意圖不相關,作者亦無從干涉。我覺得建築論述亦能套用這個思想。一個建築是好是壞,並非建築師作為設計者能夠干涉。毁謗讀者不懂得建築設計,所以不可以充權對建築評論,就未免太過「八股」,太過古板。

香港少有建築,可以輪迴轉世,被改造成新的用途繼續在城市「生活」下去。畢竟,要改造一座建築,往往比推倒然後重新興建的費用更加昂貴。這就是保育工作面對的困難之一。因此,一個好的改造項目,其欣賞價值,一定比單純的一座新建築更高。

最近,金鐘美利大廈就被改造成為一個酒店項目。建於1970年的美利大廈,原本是一座政府辦工室,由當時的工務局設計。負責該項目的,正是有份參與中環大會堂設計的工務局建築師Ron Philips。美利大廈的設計沿用了在該時代已成主流的摩登風格。白色的外牆和簡單有序的外牆設計,表現出節約和謙厚,貫徹了當時港英政府的政治風氣和社會環境。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政府自1963年起就開始籌備美利大廈的設計,以提供更多的辦工空間給日漸擴大的政府體系。建築物的最低層部份,由兩三層樓高的圓拱組成,避免過份單調的外表之餘,亦好像將大樓抬升起來一樣,表現出建築結構的力量和美學,使原本巨大而且笨重的建築體量變得輕盈。原本的低層部分,其實是大樓的停車場。為了突顯內部和外牆的分別,地下在圓拱範圍內的部份,用上了石砌和混凝土物料,而且混凝土的部份更用上了特別的bush-hammered技術,以錘仔在混凝土上敲鑿,形成粗糙的表面,更能和平滑的白色外牆對比。50年代開始,這種手法就開始在英國流行起來,成為「粗獷派」建築的標誌,而且亦常用於工務工程中,因為其價格便宜,外觀上亦襟得起污糟,更和當時的英國政府的務實哲學有關。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圓拱範圍內的部份,停車場和接接駁花園道的天橋,用上了 bush-hammered 加工表面的混凝土。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圓拱範圍內的部份,停車場和接接駁花園道的天橋,用上了 bush-hammered 加工表面的混凝土。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8, 1970

圓拱範圍內的部份,停車場和接接駁花園道的天橋,用上了 bush-hammered 加工表面的混凝土。

美利大廈其實並非一般的高樓大廈,他的結構系統和佈局其實有頗為特別的地方。為了使樓面不被柱位影響,建築師將結構集中在外牆的位置,外牆和結構成為一體。當然,這樣的做法就犧牲了玻璃幕牆和景觀,但樓層的平面上沒有任何柱子,內部的布局就能有更大的自由度。美國建築師事務所Skidmore, Owings and Merrill (SOM)自1960年代開始,就經常用到這個結構方式。在香港,美利大廈還有兩個外型相似的「表親」,建於1960年代尾的旺角匯豐銀行中心,以及灣仔AIA大廈,均採用了同樣的結構佈局方式。

灣仔AIA大廈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5, 1969

灣仔AIA大廈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5, 1969

旺角匯豐銀行中心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6, 1969

旺角匯豐銀行中心
Source: 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 Vol6, 1969

當然,以上的例子並非是互相抄襲。如此的一種「譜系」分析(genealogy),在我們閲讀建築時非常有用。縱觀各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在同一個結構概念之下,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變奏和轉化,亦是摩登建築例子之中的創意。

當中頗為有趣的一個,為1930年代設計的意大利法西斯現代建築代表作-Palazzo della Civilta Italiana。簡約而有力的設計表現出一種懾人的莊嚴感覺。幾年前,時裝品牌Fendi把它改造成自已的總部。在這些設計裏頭,建築師早已經埋下了伏線,以自由多變的平面,使建築能隨着時代的變遷而成長。美利大廈的例子,說明了1960和70年代的摩登建築,在今天的城市之中還有很高的可塑性。發展和保育,絕非一刀切的二元對立關係。

1937 設計的 Palazzo della Civilta Italiana。

1937 設計的 Palazzo della Civilta Italiana。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