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討厭催淚的故事

最討厭催淚的故事

在書局看到李怡有本書叫<重拾優雅>,書背記載了一個老伯伯的故事。老伯伯趕時間去醫院看老婆,護士跟他聊起來,原來他老婆已經不認人了,已經五年認不出老伯伯來。那還趕甚麼時間呢?護士問。她不認得我,我認得她,就夠了。

故事的發展是甚麼我並不知道。我毅然放下書本,一枝箭的逃離書店。我最討厭,就是這些強行感動人的故事了,我好討厭把人性迫出來的東西。

我的心像Godiva賣的巧克力草莓。well我的心是那顆草莓,但都被巧克力密封著,不想與人性有甚麼接觸,非常的保護主義。差不多只有在寫字的時候才透露出點點人情味,但像李怡這種故事,我打死也不願寫不願讀不願看。

認識米多莉真人的都說這個奇女子其實是個機械人。你問我怎麼想?我樂得自在。 我享受當個冷血的人,就像<生活大爆炸>裏的Sheldon,也是如此robot-like。 你知道為甚麼嗎?安全。

不知道Sheldon是因為太聰明還是因為小時候被人欺負,才建立出這樣的一個機械防衛網。有點像小時候玩的「天下太平」,猜贏了可以加個罩在自己的基地外。不過我的保護網都建在心裏。我的故事也差不多,由童年開始傷得太重。 。

後來,Amy的出現把Sheldon融化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Sheldon外層的巧克力都融掉了,露出一顆紅通通的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最可敬可畏可怕的時甚麼,你們知道嗎?是其vulnerability – 脆弱。

我受過太多的傷害了,不再敢對任何人展露自己vulnerable 的一面。就們雞蛋都有蛋殼保護著,我的脆弱也被我的鋼鐵罩保護著。可是隨著歲月,我們也建立了武器,攻打別人,看到別人流血無動於衷。

不太會愛別人的我,因為陷入熱戀,而反而令自己的核彈襲擊程式出錯了,一下次攻陷了愛我的那個人的心。他重傷,快要死了。但他也不是白痴,發現對我展露真心﹑坦誠自己的vulnerability竟然得到我這樣扭曲的回應時,他也逃走了。

看著他逃走到南美洲去,於是我也逃走了,我逃到香港來。在沒有工作的壓力的這幾天裏,我把自己心四周的鋼鐵拆除,才知道我也出血了。

能夠相信每個人都脆弱,因此真誠待人,坦然自己是受傷了,需要被愛呵護,這是2018年我要學習的功課。我相信有很多讀我的文章的人也是如此,你們自己好好想想,為了保護自己至今傷害了多少人,而自己,其實也是不是在倘著血?

我們都好可憐好可憐。

Midori 米多莉

Photo by Nicholas Gercken on Unsplash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