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在愛情的監獄裏

癱瘓在愛情的監獄裏

我來說一個關於兩難的故事。

有很多修讀經濟的朋友都會知道game theory,當中最浪漫與凄涼的一個理論,就是Prisoners’ dilemma。

A君和B君被捉了,被分開關上。捉他們的人說,你可以選擇不出賣對方,也可以選擇出賣。如果A出賣了B,而B三緘其口,那麼B要坐三年牢A則無罪釋放(相反而然),如果A和B都出賣對方,各坐一年;如果兩人都閉嘴,一起坐兩年。

經濟學人的分析,就算他們不能溝通,正常的選擇必定是都出賣,因為出賣對方最多一年牢獄,出來都是一條好漢;要是另一方這麼傻這麼忠直,那麼就更幸運,自己不必坐牢。既然如此,必定選擇傷害對方,這竟是最好的結局。

才不是最好的結局。

我在坐這個監牢,坐得好痛苦。 不論我和B君選擇在一起﹑分開﹑還是一個執意要在一起一個執意要離開,我們都要活活受罪。 我們是相愛不能相處的一對,不論是以上那個outcome,我們都注定要悲傷。這個故事夠林夕寫一千首歌了。

我從來不知道愛情還有這樣的一個情節。

兩個好端端的人擁有相同的興趣,互相深愛著對方,卻不能過日子。有點像一起去旅行後吵翻的友人,可是愛情和友情本不相同。

又或許這是某些明星離婚時跟記者說的,我們是和平分手,我們是因了解而分開。從前我還以為這只是場面話,那有這麼荒誕的概念,以為相愛就自然能相處,也許還真有其實。 能相愛已經很難,愛著卻任憑怎樣扭曲自己也不能過活,我在當成年人的路上又上了一課。

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再怎樣遷就怎樣降低自己的要求也沒有用,好委屈的戀愛,心有不甘。

我失戀了。我以前跟人分過手,但今回是失戀,因為不能共存而失去戀愛,痛入心扉的。 大家不要再看我以前寫下的愛情文章了,那些都是鬼話連篇。

你知道真正的失戀為何?我發現那是多層次的悲傷。 能大哭還好,有時只能默淚;有時以為好轉,瞬間卻又悲從中來。從心中間溢出來的悲傷,你說這是何等變態,足以使人生癱瘓了。

說一個兩難的故事給大家聽。

人人都叫我let go,放手;move on,邁進。你卻前行兩步,連後退的力氣都沒有,雙腳一軟,頹然坐在地上,進退兩難。

那就先坐在地上原封不動吧,我讓淚水狂流,哭累了先睡個覺。

一次會變好的。

Photo by Kinga Cichewicz on Unsplash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