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情人節是邪教活動

香港情人節是邪教活動

香港的情人節,不是慶祝情人的節日。

明天是二月十四日,名義上是男女互送禮表達心意的日子,實際上是男方的送禮日──越貴等如越有心思,越花時間準備等如越重情義。今時今日,吃一頓過千元的晚飯是例行公事,送鮮花和朱古力最基本,首飾珠寶才是主菜,名牌手袋是附加的甜點。

你可能會諷刺商家和餐廳趁火打劫,但仍會將錢乖乖拱手上繳。因為在香港,男生送禮不夠體面,女方就覺得失禮。沒有奢華的慶祝活動,女生就不能自拍放閃,不能放閃就不能向別人炫耀,不能炫耀就是港女的世界末日。

一個年約三十的女性朋友告訴我,她的男友今年將送一大紥玫瑰到公司,她問我會否叫我的「兵」送幾朵,要不然她可以和其他人一起集資給我訂一紥。我禮貌拒絕了──首先我不會隨便叫男人給我送花,也不喜歡打理植物,亦不會把它們弄成乾花,而且節日買花太浪費錢。她繼續說:「前年情人節,我公司有位女同事非常無聊,看我收了花就立刻打電話給她的男朋友,迫他送比一紥更大更鮮艷的玫瑰,我當然也立刻叫我男朋友再多送一紥一模一樣的,結果我兩紥花拼起來更大更美。」我沒有回答,因為我沒想到她公司的女人會如此無聊,包括她自己。

港人慶祝情人節似在舉辦邪教活動──一個只能透過消費來崇拜和實現的邪教,將消費模式與愛情相互糾纏,令純愛變得商業化的活動。

一些每年收花的女人雖然嫌花兒俗套,但始終如一希望陸續有來。這種女人厭倦卻堅守著可有可無的儀式,不帶情感地崇拜著,連邪教徒都不如。可是,香港後現代愛情的浪漫是被異性青睞和被同性嫉妒,無法滿足兩者的戀情不被看好,在這方面吝嗇的人算不上是好情人。為人別人認同──好吧,有總好過無。

法國社會學家艾彌爾·涂爾幹(Émile Durkheim)曾以「神聖」與「世俗」來區分宗教的核心價值,他指出實踐宗教時,集體歡騰的儀式能製造神聖;但在慶祝現代愛情這新宗教時,它的神聖變成個人的自由解放,足以打破和超越社會關係及政治等級的世俗束縛。但這城市無人紀念聖瓦倫丁(St. Valentine),只有濃厚資本主義色彩的Hallmark holiday,直譯是商業化節日。香港情人節是消費文化釀成的節日,有金錢襯托的浪漫愛情才閃閃發亮,沒有燭光晚餐的愛情是「經不起風浪的」。

在這裡慶祝情人節,都是在陪同崇尚物質主義的邪教徒狂歡罷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作者,崇尚自由 | 以文字演繹忠誠愛慕,以勇氣堅持追隨幸福。 | 最新出版:《馴養之丘》、《女生情事宣言》 | Instagram: kwaisinling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