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腦細】夜媽媽/放緊假仲叫人做嘢真係好仆街!

【極品腦細】夜媽媽/放緊假仲叫人做嘢真係好仆街!

「張海報用咩色會突出啲?要搶眼但又唔可以cheap。」腦細Michael說,那時已是晚上十一時五十五分,我剛好刷完牙打算上床睡覺。
「可以試下用湖水藍,幾襯我哋個product。」我說,其實都是隨口嗡,因為我已經很睏。
「咁你上網搵啲reference,另外份rundown同mc稿你睇咗未?」Michael說,隨即發了兩份文件過來。

零晨十二時正你叫我看rundown和mc稿?有病嗎?有病去看醫生吧!我當然不會回覆他,因為我實在不能再寵壞這個腦細,根本第一句我便不應該回覆他。如果下班後十一時多他覺得我不回覆訊息是不盡責,做得不夠好的話,我歡迎他隨時炒我魷魚。老老實實,這些工作又不是公關災難要即時處理,為何要這樣折磨員工呢?打工仔每天朝九晚六還要加班已經身心疲累,我要求不高,只是想睡個好覺而已。

腦細經常以「我夜晚都繼續做公司嘢㗎!根本無放工時間」為傲,你是腦細,整間公司也是你的資產,公司賺幾多你賺幾多,你仆心仆命也很正常吧?但請別妄想員工也和你一樣24小時也想著公司的事,你賺幾多我賺幾多?你給我多少人工,我便出多少力,這個世界一向沒有免費午餐,可是腦細永遠不會明白,一直都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即是員工要高質素、勤力如牛,又無慾無求,不用加人工,最好可以減添。

「唔好意思呀星期日都搵你,我想你幫我訂個耳機呀。」Michael 致電說。
「OK。」我說,心想連扮看不到whatsapp也不行,竟然打電話來。
「順便幫我問下個漫遊plan吖我驚之後唔記得。」Michael說。
「OK,我星期一幫你問。」我說,不要妄想今天會有答案。
「你覺得琴日A公司個presentation點?我想聽下你意見。」Michael說。

最後這個電話談了半小時,男友只能在旁邊打機等我,非常無癮,只能怪自己沒有膽量,不敢拒絕腦細,於是他便得吋進尺,以往可能一星期找我一次,慢慢變成兩次、三次,甚至每天。無論是下班後、放假時,總之無時無刻都會找我,精神壓力真的很大,可能他覺得只是交帶幾句不會用我很多時間,問題是每次他找我都會很影響我的心情,有時還要為他即時處理瑣事,我不是機械人,我也需要放鬆,這些要求實在太無理。

「你要放假,我都要放假㗎!我唔係你私人秘書呀!更加唔係on call 36小時嘅醫生呀!我只係一個搵得萬幾蚊人工嘅Marketing officer咋!我唔撈喇而家!你自己做飽佢!食屎啦你!」

發夢發完,呻又呻完,明天請準時上班。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