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個激嬲護士嘅理由

十萬個激嬲護士嘅理由

每一位病人入院都有他的理由和被醫冶的需要。

在內科病房工作,每每遇到不少年長的病患。不少老人家都患有腦退化症。記得還是學生的時候,實習時遇到腦退化症的病人,護士長會叫我們去跟他們聊聊天。

腦退化的病人很多都會返老還童,更多可以說是脫了線。他們總是擁有不知哪裡來的精力:可扯掉安全背心、踢掉大班椅的桌子,還有給你拔掉十萬次靜脈導管,以及千萬次金蟬脫殼,脫掉安全背心在床邊嚇到你半死。

雖然我們見到這些情形會有點生氣,但我們不會怪責他們。因為他們實在也不想得這個病,他們都不知道原來病情會令他們時常哭哭啼啼與叫囂。

與他們對話會覺得很有趣,曾經問過一位婆婆她叫甚麼名字,她回答:「無名無姓。」真令你哭笑不得。

另一位婆婆坐在「大班椅」,身穿安全背心,向我說:「埋黎睇、埋黎揀,小姐,隨便睇丫,99蚊。」婆婆在禁食的時候跟我說:「你幫我寫封信俾老豆丫,叫佢送啲野食俾我。」我問:「婆婆,你今年幾多歲呀?」「八十幾咯。」「九十幾喇!你估你老豆幾多歲?」「係喎。」

又有另一位飛吻婆婆,她平常除了不斷哭泣以外,就是不斷叫身邊同事「姐姐、姐姐」和獻出飛吻。
當然不少住在腦退化症病人旁邊的病患都會投訴他們很吵耳,令他們難以入睡,有些家屬更會提出要掉走腦退化病人。

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一位病人會走到腦退化症病人的床邊責怪他們。

這晚遇到一位病人走到腦退化病者的旁邊,還拉攏其他院友走到床邊責罵婆婆。

幸好婆婆聽不明白她們在說甚麼,病者還提出要掉走婆婆,然後把她的圍簾拉起。

我們解釋婆婆不斷叫喊是因為她患了病,她自己也不想而且都不知道會影響別人。床位掉動是因病人情況的需要及專科而安排,並非你覺得旁邊的病人很吵鬧、很「污糟」就給安排。

最令人髪指的是她提議醫院應該多買「耳塞」給她,以非只給她紗布塞耳朵。

在醫院真的見盡人生百態,有同事更遇過,病者嫌棄快要回歸天主懷抱的病人,說他有太多家人來探望他,很滋擾。

我明白每個人的忍受能力也不同,但是作為一位醫護人員,知道婆婆的病情引致她失去了自制能力,都有責任去解釋令女士明白,以及阻止她再責罵婆婆。每個病人即使患任何病,都不應該被剝奪他的尊嚴。

 

Photo: The Su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