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熱愛這片土地

同熱愛這片土地

最近遇到了一位很年輕的病人,Post cardiac arrest,在急症室心外壓了很多次。
每次ROSC Return of spontaneous circulation,都再次心臟停頓。收症的醫生跟家人解釋,即使再一次進行心外壓,都不能把他帶回來,只希望他沒有痛苦地離開。

他有一對很年幼的小孩,看著小孩不斷說﹕「爸爸,你醒下啦,唔好訓。」我真的很心酸,當天一起上班的同事都很感傷。由於病人是家庭的經濟支柱,他的父母年紀也不少,同事們都很努力幫病人的家人聯絡醫務社工及靈修的支援。

偶意聽到原來病人為了多賺錢,最近很努力加班,不知是否工作過勞令病情加劇。我跟家人解釋病人死後的程序後,他們只是不斷跟我道謝與鞠躬。一個家庭破碎了,而且失了去支柱,在他走了,政府幫助他的家庭是合情理的。

可是,最近聽到同事說另一位病人明明「行得走得」,說自己要非緊急十字車回家,他的另一半可以在出院當天給他拿衣服更換,但也不送他回家。另一半活動能力很好,說自己不懂煮飯,就要求送飯服務,更想多拿藥物。他要求的每一項東西對他來說是免費,但其實什麼都是要錢,是納稅人支付的。雖然我不是他的負責護士,但聽到都覺得生氣。

前一陣子跟一位從上海來的姨姨聊天。她說,雖然同是上海人,但真的很討厭新一批從上海來的老人家,一來到香港只問她怎樣申請福利及資助。她說,她們想當年來香港,是想怎樣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謀生。自己辛苦賺來的錢,雖然買到了房子,但老了竟然看著其他人什麼都不用做,可以領取資助。

我的爺爺奶奶公公婆婆都是走難來香港,我其實都是移民,但我所有長輩都沒有教過我怎樣盡量去領取資助,只教我自力更生。本來就知道世界是不公平的,但看見這些活生生的例子,真的覺得很失望。

同事說了一句﹕「我唔明,點解會咁慘?」

我都猜不透,點解會變成咁?這片土地,我其實真係仲好熱愛。就係熱愛,先激氣先失望。

我個年代係興呢首歌。

我的護理小記

Image credit – 变态辣椒:香港已死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