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整場平昌冬奧,文在寅達成了南北韓和平外交的目標嗎?

回看整場平昌冬奧,文在寅達成了南北韓和平外交的目標嗎?

平昌冬季奧運會已於韓國落下帷幕,獎牌成績方面,毫不意外地全是歐洲國家的世界。而除了關注獎牌之外,更應關注的,是這場國際體育賽事當中,如何展現了主辦國家與參與國家的關係。一直受到注目的南北韓關係,因平昌冬奧而出現轉機,重新建立至今,已達差不多2個月。究竟文在寅一直堅持的「陽光政策」是否成功呢?他能否確保南北韓能夠保持平等的外交關係呢?

早於1月3日成功利用板門店熱線與北韓重啟聯絡後,南北雙邊隨即開展了會面。之後更於1月18日確定在平昌冬奧的開幕式期間,南北韓以統一旗共同入場,並組成女子冰球南北聯隊。之後,隨著平昌冬奧即將開始前,更就北韓藝術團訪韓進行表演等事務達成共識,最著名的就是牡丹峰樂團團長玄松月的到訪。此外,南韓亦特別允許參加冬奧的北韓代表團途經南北韓非軍事區進入韓國境內。除了平昌冬奧之外,南北韓雙邊更約定就之前的經濟合作計劃進行重新會談,如重開開城工業區及金剛山旅遊計劃等。根據最新消息,就是於閉幕式後一天,文在寅與北韓代表金英哲進行雙邊會談。

當然,南韓政府能夠透過軟硬兼施的外交手段,使北韓放下強硬態度進行重新會談,無疑是能夠確保韓半島和平,而且減少核戰發生的機會。文在寅的政治立場從來是民主派,而且若研究他的施政方針及管治體,「盧武鉉2.0」這稱號絕對符合他,所以「陽光政策」是得到延續,並成功修補了長期撕裂的南北韓關係。

雖然文在寅上台的時候,美國是保守派的特朗普執政,面對著美國對於北韓核問題的施壓,文在寅依然能夠堅持既有立場。而在南北韓關係變得平和的同時,由於美國在韓半島議題上的角色變得沒昔日般重要,特朗普不但對北韓繼續加強經濟加裁,而且還在與南韓的貿易協定上出現磨擦。早於去年4月,特朗普為了國家安全而加強貿易保護政策,例如在鋼鐵進口方面作出限制並上調關稅。而南韓與美國曾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在鋼鐵進口上依然處處受阻,甚至在汽車、電器等進口貿易上亦出現問題,從而令美韓的貿易關係開始出現裂縫。而文在寅卻沒有因此而跪低,堅持促成南北韓關係正常化,並就美韓貿易問題考慮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可見,文在寅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透過平昌冬奧修補對朝關係,並致力完成促進和平的目標。
不過,若真的要評估文在寅從平昌冬奧的對朝政策,韓半島和平的目標還在小程度上未能達成,甚至有令人擔憂的情況

南韓人最不滿的,是文在寅急功近利,想透過平昌冬奧獲得多方面的政治利益。在與北韓達成以統一旗及南北聯隊的協議前,文在寅政府沒有就此議題詢問過南韓人的意見,而且直接牽涉在內的運動員亦沒有被詢問其意願,就直接與北韓聯合組隊,無疑是不尊重南韓人對於與北韓重新建交的意見,這些政治利益沒有令南韓人同樣得益。這次平昌冬奧不但被視為南北韓政治交易的場地,還成為保守派大肆批評文在寅政府的機會。雖則保守派如自由韓國黨黨魁洪準杓所批評的理據可謂非常欠缺說服力,但在橫觀文在寅政府在平昌冬奧前所作的舉動,無疑是操之過急,使事件彷佛演變成「圍爐自High」的局面。

此外,在整場平昌冬奧之中,文在寅政府似乎未能確保南北韓發展平等地位的外交關係。其一值得留意的針對南北韓重新建交的批評,是南韓多番遷就北韓,造成北韓主導了整場奧運的傾向。本身北韓藝術團與南韓約定於1月20日到訪南韓進行考察及會談,但在前一天則通知南韓取消考察,而且未表明取消的理由。突然「放飛機」的例子,還有原定於1月30日舉行金剛山聯合文藝匯演,但於前一日北韓再通知南韓取消演出,還批評南韓傳媒有歧視北韓之嫌。此外,就開幕式或閉幕式的人事安排,雖然透過了妹妹或其他人表示歡迎文在寅到訪北韓與金正恩進行會談,但在派遣被南韓人認定為「天安艦事件」主謀的金英哲出席閉幕式,就顯見北韓想藉此再次表明否定事件責任的立場。從種種事件可見,北韓政府仍處於高姿態,很多時需要南韓的多番遷就,不但處於被動的階段,而且未能確保雙方有一個平等的外交關係。這缺點在「陽光政策」中亦顯而易見,所以暫時這一點是雙方政府仍需努力的地方。

南北韓和平建交,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治事件,即使仍有不少人仍把北韓描繪為極權及愚蠢落後的共產國家,並以之取笑北韓的取態,但聚焦於雙方如何重新建交,還有會談的進展更為重要,因為這是韓戰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縱使不少南韓人反對,但未來南北韓會否統一仍是未知之數。而就平昌冬奧中看文在寅,和平外交的目標上仍需努力,並確保南北韓平等關係是首要任務。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