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離開

我只能離開

結衣BB上年有套日劇叫<逃避雖然可恥但很有用>,雖然大熱,但是我一直都覺得劇集名字非常無厘頭。不過,因為一些事,最近我覺得這簡直是個金句。

剛回了香港,走過獅子山下,那是我成長的地方。那條河,那間學校,那個家,每一件事物都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農曆新年的銀行很多人排隊換新銀紙。其中有一個顧客忽然發難,對著職員大吼為甚麼她要排隊,為甚麼人這麼多,迫著trainee叫經理來跟她對質。很多在場的顧客要排隊已經有點不耐煩,被這個女人吵到了,便又加了嘴,說她的不是,簡直是六國大封相,鬧劇一齣。

在我眼裏,那個女人和說她的人可能都有anger management的問題,沒有辦法成熟地管理自己的情緒,任意讓自己的不滿意表露。英國人有一個概念叫”raising the voice”,literally指一個人情緒激動了一點點,所以聲量提高了一點點,就已經引來注目;很少會見到有人會大吵大鬧(除非喝醉酒或精神有問題)。

大部分香港人物質上都十分幸福。可是我們都知道金錢對一個人的健康和精神健康(mental health)沒有直接的關係。一個人壓根兒快不快樂,如果用奢侈來衡量幸福,那幸福實在是太廉價了,那一定不是幸福。那只是hedonism,不是happiness。

說回結衣BB套日劇,這次回來我用了一個觀察性的角度去看香港人。我發現很多事累積太多年,由周星馳的賭神賭俠到無限loop的股市新聞,香港這個社會一直都是以急速﹑金錢﹑發達的形式發展著。不論你是不是「一分鐘幾十萬上落」,香港的文化就是股燥﹑騷動﹑不耐煩。

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這樣,但我在香港十天見到的tension比我在倫敦十年還要多,我留意到自己也燥底起來,就是在寧靜的森林間,我的耳朵也響起很多嘈吵聲,靜不下心。

逃避雖然可恥但很有用,我發現除了走,除了逃避我朽壞的根,there’s nothing else I can do。我沒有辦法改變香港每個人的生活態度,我連我家人的精神健康也照顧不來。我只能對自己付責,就算是被人罵我不飲水思源,為了自己能夠愉快平靜的生活下去,我只能離開;我也見過自己因為火滾而發難的樣子,那個猙獰的我尤如超人迪加裏的怪獸,又噴火又可怕,我好不喜歡這樣,我不想討厭自己。

回來幾天,我在家中打坐,聽歌,泡澡;緩慢的煮飯,喝酒,做家務。我的心情慢慢平和下來,我的耳朵沒有再響起嘈吵聲,我覺得自己像是狂風大驟雨後的一個湖,在災難後又回復平靜。

逃避雖然可恥但很有用。

PS 或許我回不來了,但在文字上我還是會回來的。我想用文字寫我看到的事,提醒大家務必要警覺自己的精神健康。不是叫自己別動怒,而是看清楚自己為甚麼這樣容易燥動,好好練習放鬆心情。

Image : Appledaily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