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能力選擇快樂嗎?(一)

我有能力選擇快樂嗎?(一)

早前讀了一篇我很喜歡的網路作家的文章,當中有一部分激發了我的無限宇宙,又有屁要放。

該觀點大意是指愈聽得多人的故事就會發現世上慘的人比比皆是,但我們或者可以選擇快樂過活,放下固執和痛苦記憶,不被過往的不快樂回憶綑綁下去。

事先聲明,我不是放負力量,每個人都有選擇如何過活的權利和義務,但若果我對於選擇無能為力呢?

先跟大家說一個故事。朋友A是一位內地生意人,她家中有父母和一個弟弟。在她小時候父親經常毆打A同時偏愛弟弟,母親事後雖然會照料她但卻默許父親對A的虐待。在A中學時,父親有外遇從此離家消失於世上。於是A長大後離開農村到城市工作,認識了一位香港男人,A本來就是一位有吸引力的女人,因此香港男人對她展開熱烈追求,愛護有加。A於長期受父親虐打和決心捨棄過往追求屬於自己的愛的情況下,決定與香港男人結婚並申請來港。

來港後,A和丈夫一開始的婚姻生活亦是愉快的,直至兒子出生後,事情開始轉變。丈夫因家庭的經濟壓力變大,脾氣也越來越暴躁,脾氣暴躁下便以最直接的方法發洩:毆打妻子。一開始,A亦選擇體諒丈夫養家的壓力而忍受相關暴力行為;同時,因類似事件不停發生,勾起了A塵封已久的童年陰影,A的情緒開始出現問題。A變得多疑敏感、傷心難受,於是她把全副心機放在兒子身上,希望兒子能出人頭地,帶她脫離困境。

直至有一年,A的丈夫帶外遇對象回家時被她捉姦在床。事情一發不可收拾,A認為天下烏鴉一樣黑,最終還是逃不過遭背叛的命運,愛亦從未降臨在她身上。故事套路如大家預料,A帶著兒子自殺未遂,被押進精神病院治療。醫護人員判斷A不適合和兒子同住,決定安排兒子入讀寄宿學校並且要在監督下雙方才能見面。當A精神狀態良好時,一個月最多只能見到兒子一個下午,更惶論她狀態不好時的景況。

這個故事給我的領悟太多,先討論今次主題:你覺得A的不快樂是她選擇的嗎?

答案是她沒有選擇的能力。A從小到大已處於精神長期受壓迫的狀態,她並沒有於適當時候好好處理自己的創傷,又或者是她根本不知道某些傷害是需要紓緩,而她是能夠尋求協助。當然,實際環境是否容許她求助又或是最後並沒有人幫她我便不得而知。

在上述環境下,A於成長期時經歷的傷痛已令她的人格變得扭曲。她也許沒有發展出良好的感受傷痛和自我療癒的能力,她習慣了以忍受去經歷傷痛甚或麻木自己知覺,導致到有一件事情超出她的承受力後,她便整個世界倒塌下來,宣告崩潰,走向自毁的結果。

來到這裡我真的不知如何收尾而且好像偏離主題。我好想好想好想告訴大家,選擇記住美好回憶不止是通往快樂的唯一一條路!學習求助、和傷痛共存和誠實面對痛楚也是通往快樂的另一些路線,在香港雖然政府支援有限,但只要你願意,一定會有人伸出援手。

希望有讀此文的人可以按個follow或俾個like,兩樣都唔做都無問題,但請過兩日再返來睇呢個故事,太多想法一時半刻無法整理。

作者: 蟹

 

Photo: interne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