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2018年上調最低工資,卻帶來不少負面影響?

韓國2018年上調最低工資,卻帶來不少負面影響?
韓國的勞工問題一直是有趣的議題,要研究這個問題,不能不從解放後的韓國政治體系說起,就是財閥如何被扶植為支持國家經濟的重要命脈,從而令他們對於國家政治及經濟系統造成深遠的影響,繼而在階級剝削下帶來的勞工問題。韓國政府最近為了應對物價及勞工福利問題,大幅上調最低工資,但在韓國社會引來爭議,而且其壞處一直在發酵,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早於去年7月,韓國最低工資委員會正式通過上調最低工資,由2017年的6,470韓圜(約47港元)上調至7,530韓圜(約55港元),而這上調的最低工資制由2018年起實施。至今已達差不多三星期,對於僱員來說,可能是短期的好消息,因為他們能夠即時享用更多的薪金,據最低工資委員會的統計,2018年受惠於最低工資上調的勞工人數為463萬人,為2007年(178萬人)的2倍,而且影響人數所佔的比例亦為近年最高,23.6%。

不過,隨著已上調的最低工資獲得實行,關於這政策遺留的經濟問題隨之而湧現,不少人批評根據韓國銀行的預測及金融界人士的綜合分析,今年韓國的經濟增張將會持續放緩,經濟增張率將為2.9%,遠低於2007年的5.5%。不少人認為在經濟放緩的情況之下,工資的增張會帶來負面的影響。首先,在農業及畜牧業方面,由於工資成本因最低工資而上漲,再加上本土勞動力短缺之下,農場只能選擇較便宜的外地勞工,不過他們來韓國工作時,由於法定最低工資並不包含住宿及膳食的費用,所以農場僱主需額外的費用以供應外來傭工的食宿費用,從而令他們的勞工成本繼續上漲。對於僱主來說,若要從成本上漲中能夠維持收入與支出平衡的話,就需提高其自家生產的產品的價格,以購取收入。若其他行業都像農業般加價,這就令通脹更加嚴重。

而對於農業來說,由於韓國自家製農產品已成為韓國人生活的必需品,在需求量上不會出現大量增幅或跌幅,而在成本上漲的同時,因為限制韓國人送禮金額的《金英蘭法》的關係,令他們的輸出量的增幅遭受更多的限制,從而令他們成本上漲之餘,卻沒有相等上漲的收入以維持生計。而若這情況蔓延到其他行業如零售、飲食業的話,將會令韓國的中下階層的行業受極大影響,就業機會降低之餘,更會令韓國人的生活成本上漲。

唯一值得慶賀的是,皆因中小企業及個體商戶僱主的工資成本上漲的關係,政府會就財政補貼、調整稅率等相關政策提供援助,讓商戶能夠維持生計,免受額外的負擔,預算將為大約4萬億韓圜以上。不過這個情況能否持續健康的經濟發展及就業市場,是值得商榷的。

在經濟放緩的情況下,國民的生活水平只見下降,沒有明顯的改善。因為之前多年來持續向商家及大財閥傾斜的財政政策之下,令韓國的貧富差距非常嚴重,工資及財富分佈持續不均。韓國政府只靠最低工資來改善民生是不足夠,反而應從多方面改善已出現矛盾多年的經濟體,從而讓財富能夠更平均地分配,讓韓國人的就業、生活水平、經濟效益得到保障。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