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控制

不可控制

一晚我負責看急診室的非緊急個案,護士一連遞給我三張病歷,下一秒五個人湧進診症室,顯然是一家人,三個兩歲至六歲的孩子吱吱喳渣興奮地四處摸索,把玩桌上巨大的手電筒,探視洗水枱,觀察電腦屏幕,時不時的咳嗽聲顯然無阻他們的興致。

我在診室內重覆診症室外的叫號程序,嘗試讀出一長串音節,誰是--?媽媽應聲,我叫她張嘴,最大的小朋友向另一個小朋友重覆道:「Please open your mouth。」

媽媽沒事,只是小感冒。我又叫出另一個複雜的名字,六歲的小姐姐雙手在臀後交握,靦腆地走到我的面前。她是最大的孩子,也是從一進門前一直最穩重的孩子。我忽然覺得有點奇怪,又多看了一眼她的臉,這才知曉我心中的違和感來自何處:她看起來很自豪,幾乎可說是受寵若驚的。這份自豪純粹僅出於我叫了她的名字,如此而已。在這個房間裹,我擁有權威,甚至超越她的父母。

我檢查她的喉嚨,望向她的身份証明號碼,內心明白,一個難民的子女,在無論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很難成為一個醫生的。這是我人生中少數幾次體會,而不只是僅在理性上知道,一個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麼受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主宰。

Image : CN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