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五歲少女接受靜脈導管置入術引致動脈受傷與中風一事談風險

從十五歲少女接受靜脈導管置入術引致動脈受傷與中風一事談風險

最近十五歲少女接受靜脈導管置入術引致動脈受傷一事,令我想起一段個人經歷。

首先是一段背景資料:正常心臟會跟著拍子規律跳動,但有時心臟的跳動會變得不規則,這便是心律不齊。心律不齊時,本應被泵進心室的血液會易於積聚在心房內,停滯日久,便會成為血塊。若血塊被泵進心室,經大動脈流入腦血管並擱淺,便會成為腦梗塞(缺血性中風)。

心律不齊患者可服用抗凝血藥,令血液變得難以凝結,減低血塊形容的機會,從而防止腦梗塞。

當然,針無兩頭利,血液難以凝結會增加腦溢血(出血性中風)的風險。

好了,某天一位老而彌堅的病人因小毛病入院。我見他患有心律不齊,身體又比較健康,沒甚麼出血風險,便游說家人讓他服用抗凝血藥。家人本來因他年事已高而選擇不服用抗凝血藥(也就是較保守的方案),最後在我大力推銷下還是同意了。

就在病人開始服用抗凝血藥第二天的清晨,他出現了中風徵狀。在我等候腦部的電腦掃描片初始化的那幾秒間,我內心閃過的是非常原始的恐𢣷:如果結果是腦溢血,我該怎麼向家人交待?

最後結果出來是腦梗塞。我不會以幸運來形容這件事,但這確實為我省下不少向家人解釋的功夫。

如果,萬一,那位病人患的是腦溢血,那這算不算一宗醫療事故?

一個人做任何決定,都會將自己暴露於風險之下。我們可將每個選擇之間的區別視為每組風險之間的區別。醫護人員是人們在健康範疇的選擇代理人,做的也是風險交易。許多時各項選擇的風險清楚明快,外科醫師告訴你,做手術會有ABC的風險,不做的話惡化下去有XYZ的風險。有些時候風險之間的對比很隱晦,例如吃降血脂藥,吃的風險立竿見影( 有可能肌肉發炎),好處是幫你減輕幾個百份比心血管病變的風險,Selling Point是一宗非事件(Non-event),就不太開胃了。

回到這宗十五歲少女中風的新聞。靜脈導管置入術是一道帶有風險的程序,正如不接受靜脈置入術同樣有其風險。風險不一定發生(許多幸運兒做了也沒事),而萬一風險應驗了,也不一定是人為錯誤。

我們可以爭辯,既然程序是人手操作的,便不光是機率問題,必定有值得檢討的空間。然而,人類的心智並不容許我們完整無缺地復制一套動作--更何況醫療程序需視乎每位病人的身體結構而進行微調。有評論認為增加醫療撥款可以避免不幸發生,但我認為,即使增加一百倍醫療撥款,我們仍舊只能減低風險,而非根除;反過來說,除去天花一疫外,人類歷史上又有幾次真正根除風險的勝利呢?

我們慣性地尋求因果關係,然而黑天鵝事件本質上就是毫無道理的,平平是每人一生中要重覆千萬次的吞咽動作,還是會有人不幸噎死。十五歲少女接受程序,出現罕見併發症,究竟是人為失誤,還是不幸得到併發症,得等調查報告分曉,目前要下定論始終證據不足。將併發症與醫療事故劃上等號,則等同鼓勵醫護人員無為而治,長遠會使病人蒙受難以獲得高人侵性程序的風險--不過這是非事件(Non-event),講起來就不太Juicy了。

最後祝十五歲病人康復進度理想。

 

Photo: HK01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