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迷蹤之發跡 (二)

復活迷蹤之發跡 (二)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中任何團體、個人、組織、宗教、學派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二.

在教會待了接近廿年。不經不覺間,就由天真爛漫的團契新朋友,老練的少年導師兼準教會執事。

經過這些年都看得淡了。在這個最人多口雜的社交群體,經歷各種弟兄姊妹不和、人事糾紛、權力內鬥、教會決裂等等,對於奇人怪事都較吃得開,別人看來是前所未聞的稀奇事也不以為然。

比如說,外間總以為教會是泡女天堂:其實在一些持保守教導的教會,因為受到群儕互相監察及相處日久會彼此生厭的原故,條件不俗卻獨守空房的「剩男」弟兄、「中女」姊妹卻比比皆是;
又比如說,基督徒總給人好好先生、友好和諧的刻板印象,但在教會、團契、小姐內部勾心鬥角、口傳耳說是非最多的,卻都是在基督徒所組成的教會內——

而且無可否認的是,教會不同於職場、學府、家族聚會等在各種社會定位中幾乎不可或缺的必要場合﹕可說是生命中「非必要」的選項,但箇中教眾所著緊的程度,以及所耗上的精力,卻隨時比以上各種的多。

而更加過份的教會醜聞,我亦不方便在此詳說—— 只能借一句教會經常聽說、也是通常用作解釋教會問題的話作結﹕「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存在。」
而敎會就是為了聚眾存在的地方,問題存在就必然的。

那我為甚仍在這裡﹖我也弄不清、亦不想弄清因由了,只知道我既然存在又活在這圈子了,也在這渾了一段時間,那麼想往上流動、弄個位置管治一群小的,也是人之常情吧。
會眾間還傳聞男女執事成家立室的機率比一般信徒高哩。

故此我也學會不再問為何,亦開始教問為何的人不要問為何。

十年多的教會生活,我就是這樣一直走來的。

就在確認成為教會執事面議前,我在長老房門外收到一個沒有號碼顯示的來電——

如果沒接上這個來電,估計我會順著人生劇本成為教會執事、長老、傳道人其至宣教士,至死終身都待在教會終老吧!

通常我也不會接這些沒號碼的來電,尤其是在這些由平信徒「升遷」為執事這些重要性時刻。但不知是怎的,不知是感應到是重要事還是第六感,神推鬼使的就是按了接通的按鈕。

「喂。」我帶點焦急的語氣說。下意識還是覺得這會是「你好我們是綜合財務」或者是「小姐妳有沒有皮膚問題」等的廣告電話。

電話的另一端先是沉默,然後是一把親切而陌生的聲音﹕
「……是,是秀萌嗎?」
這聲音, 不就是⋯⋯
妙姨﹖

(待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今天想來,以往的稿好像白投了一樣。此後寫的,可能相對離地,但希望更能貼近自己想寫的類型。往日稿,如白投;今日寫,盡自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