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場裡交白卷的人

試場裡交白卷的人

記得讀中學時,普遍年輕人仍然相信,預科畢業總能比中學畢業找到更好的工作,大學畢業又更勝預科畢業。當年母校讀書風氣好,同學間互相砥礪,會考和高考兩年,大家都鬥志旺盛。有人為理想,有人為向上流,有人為爭口氣,有人為孝順父母,總之大家都用功學習。

自問預科兩年沉迷課外活動,以致忽略學業,但畢竟知道考試重要,面對試卷還是全力以赴,寫到最後一分鐘,將僅有的功夫都使出來,總算有驚無險考入大學。

DSE又再開鑼。朋友在地區名校教書,雖然不能與傳統名校攀比,但尚算是校風和讀書風氣較好的學校。可是,朋友說,在學生當中見不到我上述那種鬥心。

朋友說,有個學生升上中四時,已經被六年小學、三年初中的重重考試壓力折磨得像根燒盡了的火柴。到了中六模擬試,索性放棄態度交白卷,恐怕到了實戰關頭還是會這樣。

我想起會考時的試場裡,有個男生好幾科卷的座位都被編在我的前面。我記得他,不是因為他帥,我甚至從來沒見過他的臉,只是記得他那總是穿籃球衫的背影。

籃球衫男生考每份卷都是這樣的:進場擺出准考證和一枝筆,寫好考生編號後抱頭大睡,考官宣佈考試時間已過半小時,就舉手要求離開。當時埋頭答卷的我想,好一個戰友啊——墊底的朋友。這樣來「捧U」不是浪費時間和考試費是什麼?

我不知道這位萍水相逢的考生讀什麼學校,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當然也不知道後來他怎麼樣。

聽到朋友說到她的學生也像「籃球衫墊友」那樣,雖然學生不是我的兒女,但難免覺得可惜,畢竟那孩子六年前是用過功才能考入那間中學,資質應該不賴。

孩子用什麼態度看待公開試,就業環境、社會風氣、考試制度、學校政策、朋輩壓力、家長態度,統統都是因素。前三者不到我們個人之力控制,可是送孩子去讀什麼學校、讓孩子交什麼朋友、平時如何看待孩子學業,都是家長能掌握的。

現在香港地,起跑線由小學搬前到幼稚園,但DSE絕對不是終點線。跑一二百米當然要著緊贏在起跑線,可是學海無涯,考DSE已經是幾公里外的事。讀書是要細水長流、留前鬥後的馬拉松。家長操之過急,恐怕孩子未到大直路就已經burn out,即使前段滿分,但是後勁不繼,甚至放棄態度交白卷就慘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