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係我個客唔等於我要俾你抽水!

你係我個客唔等於我要俾你抽水!

「啪!」

「你係我個客唔等於我要俾你抽水!」

當我見到糖姐出手呢一幕嘅時候,簡直係出咗一口冤氣,幾乎要唱小鳳姐的《喜氣洋洋》。

糖姐係我公司新請嘅經理(簡單嚟講係我上司),人靚聲甜,工作能力又高,雖然有啲COOL,不過因為要經常一齊做嘢,我個人認為佢係嗰種「work hard play hard」嘅人。

某個晚上,我同糖姐一齊出席一個宴會──公司其中一個客嘅週年晚宴。以前只係我舊上司去嘅,新上司嚟到,自然由新上司去。不過呢個客出哂名係人狼,下面班妹妹全部都中過招,個個都同我呻過,所以今次當糖姐要去呢個宴會時,我竟然膽粗粗話跟埋一齊去。

糖姐挑通眼眉,已經大約知發生咩事,我都好老實咁講返班妹妹中過招嘅事。點知當晚糖姐依然盛裝出席,仲要係低胸嗰隻,我見到時都忍唔住問:「你唔驚咩?」糖姐好有信心咁笑一笑:「我攪得掂。」

雖然我大部份時間都喺糖姐隔離,但個客依然肆無忌憚,經常借意傾密計咬耳仔,又搭膊頭又摸手,當然仲有其他,我好幾次睇唔過眼想出聲,但糖姐好淡定咁見招拆招,仲拍一拍我,好似叫我「冷靜啲,我會攪掂」。

本來以為宴會完咗就無事,點知個客依然死心不息,跟埋一齊嚟搭Lift,去到停車場嗰層,Lift門一開之際,糖姐就出手,狠狠的一巴摑個客。

「啪!」

「你係我個客唔等於我要俾你抽水!」

當我見到糖姐出手呢一幕嘅時候,簡直係出咗一口冤氣,幾乎要唱小鳳姐的《喜氣洋洋》。

糖姐頭也不回咁行出去,我自然跟埋出去。我偷偷哋望後面,見佢無跟住嚟,終於都鬆一口氣。

我問糖姐:「你唔怕得罪個客咩?點同腦細交待?」

糖姐氣定神閒咁答:「客無咗可以再搵,最多辛苦啲,但要我對住隻咁嘅死色狼,仲要唔好得罪佢,SORRY,我做唔到。就算佢同腦細投訴,我都係咁講,腦細唔鍾意最多咪炒我。」

最後,雖然無咗呢個客,但糖姐仲可以繼續照常返工,而家仲多咗幾個客,成績仲好過之前,之前唔見咗嗰個客,Who Cares?

 

作者: 一平

 

Photo: Shutterstoc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