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我只照顧了婆婆一個更期,就是她臨終前的一更。

一接更婆婆的血壓已經徘徊在八十多的邊沿,正在發高燒,雖然吊著每六小時換一支的鹽水,但已經沒有小便了。

我致電給婆婆的親人,她的媳婦說她的子女全都在外國。我告訴她,她的情況不樂觀,如果可以都盡量叫她的子女回來看她。

探病時間見到除了媳婦以外,她的丈夫也來了。她的丈夫在她旁邊站著,默默地看著她,用手摸摸她的頭,向她說了些我聽不懂的鄉下話,婆婆看著伯伯的眼神雖然空洞但我知道她聽得懂伯伯的說話,我也不忍心再看下去。

我再多問一次媳婦子女會否回來,她說應該趕不及,問我可否視像電話,我告訴她正常情況是不可以,但婆婆的情況特別,可以視像一次但不可以拍到其他病人或資料。

我吃完晚餐回來,同事告訴我,她的心跳降到只剩下34-35下,伯伯再多說兩句,婆婆的心跳就臨至0了。

婆婆的名字跟了伯伯的姓氏。
我覺得,婆婆是等到伯伯來的一刻才走的。
人生到了最後,還有你陪著我,聽到你最後的話,我可以安心地走了。

我的護理小記

Image : patheos.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