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者

戒毒者

早上一回去見到艾蜜莉,我便打了聲招呼:「哇,又係你啊?」

艾蜜莉是戒毒者,長期服用美沙酮,也是病房常客,幾個月間在這裹出出內內,每回都是在公園時無端倒地、不省人事,身上的財物和美沙酮全都被路人趁機撿走後,才乾乾淨淨地走進(幸好不是被抬進)醫院。然後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吃幾頓清淡的飯食,拿著幾包順利補貨的處方藥後便出院重新做人了。醫院於她差不多等同RPG裹的客踐,HP歸零時便進來歇息一晚,補充道具,天一亮就滿血復活繼續上路了。

每回入院我們都會驗尿,每回毒品均呈陽性反應。我第一次收到報告,看到陽性兩字,一時心驚膽顫,懷揣棘手秘密卻無法與信任的人討論,最終鼓起勇氣諮詢同事意見:「有個前道友驗尿返嚟中咗,我係咪要報警吖?」

同事極為震驚地望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很討厭她?」

最後當然沒報。艾蜜莉繼續進進出出,每回驗尿都呈陽性。這天早上她又回來了。我以後一切照舊,她卻吵吵嚷嚷著要出院。

「先別提出院的事情,艾蜜莉你老實講啊,其實我們這幾次幫你驗尿都有驗出毒品,你是不是還在繼續吸毒啊?」

「冇吖!」艾蜜莉矢口否認:「我戒咗好多年啦!係嗰日有啲唔開心至食咋嘛!」

「你自己都知㗎,次次玩完藥都暈住咁入返嚟,咁有生命危險㗎噃。」

「我梗係知啦!唔係都唔會戒啦!」

「如果你今天離開醫院,有可能再度暈倒,同樣會有生命危險。你是成年人了,我不能禁錮你,但你要出院就得簽自行出院同意書。」

「我知,但我今日真係有好緊要的嘢趕住要做,可唔可以麻煩你快手啲吖?」

我和她簽署同意書後,便回到座位處理出院文件。她還要追上來,拜託我快一點。我漫應兩句,隨口問她:「咩事咁急吖?」

「因間阿仔家長會,我九點鐘要趕到嗰度!」

Excuse Me?!一個母親在參加家長會前一天還在公園裹吸毒吸到人事不省聽起來很不負責任,但一個吸毒者吸毒吸到人事不省還要堅持準時參加兒子的家長會聽起來就充滿母性光輝了。我忍不住笑了出聲,「要是真為你兒子著想以後就別玩藥了」之類的心靈雞湯式建議幾乎就要脫口而出,想想還是算了,其實道理大家都懂,就是做不做的問題。

最後艾蜜莉成功在八點十五分離開病房。不知道她兒子是怎樣看待她的呢?要是她對兒子再疏忽一點,那兒子成人後,記憶中的母親便不是個疏忽照顧者,而是個即使前一晚吸毒吸到倒地不起、第二天早上還會堅持趕來參加自己家長會的媽媽了。

註:關於醫生與病人間的保密協義
醫生與保密問題
根據《醫學倫理國際守則》(1983年世界醫學會會議)

「醫生須遵守絕對保密原則,即使病人已經逝世亦應如此,除非有關資料的保密會危害他人。」

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香港醫務委員會二零零零年)第三部分 A,醫生須就病人醫療資料的保密和披露遵從下述守則:
1.4 向第三者披露醫療資料
1.4.1 醫生應先徵得病人同意,才可向不涉及醫療轉介事宜的第三者披露任何醫療資料。
1.4.2 在特殊情況下,醫生可在未徵得病人同意下向第三意下向第三者披露其醫療資料,例如:
(i)向第三者披露有關資料證實符合公眾或個人利益,因為未能披露適當資料可能會導致有關病人或其他人士死亡或嚴重受傷;
(ii)法例規定須披露有關資料。

1.4.3 不過,醫生在披露醫療資料前,必須小心衡量支持及反對披露資料的論據,並準備提出 支持有關決定的理由。如有疑問,應與經驗豐富的同事商討或向醫務辯護機構、專業協會或道 德事務委員會求助。此外,

1.1.4 醫生應知悉《個人資料(私隱)條例》( 第 486 章)的條文, 並充分顧及該條例所規定有關醫生的責任及法律責任,尤其 應知悉病人有權查閱和改正醫療記錄內的資料,以及在哪些 情況下可拒絕病人行使這些權利。

image : bluntmoms.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