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夫妻和搞事妖怪的家庭日和 鐮倉物語 / 鎌倉ものがたり

貧窮夫妻和搞事妖怪的家庭日和 鐮倉物語 / 鎌倉ものがたり

小說家一色正和蹲坐石頭上,眺望小下坡下的車站。列車駛往黃泉,一色夫婦相熟的鄰居,在死神帶領下,結束相依相偎的一生,到黃泉繼續結伴。

正和讓妻子和老鄰居道別,鬧別彆的亞紀子冷漠以對。埋怨正和不肯告訴她,他父母之間發生的舊事,只佔一小部分,她心裏更在意正和不信任愛情、不相信婚姻。自己比丈夫年輕二十歲,他會不會在將來和她離婚?她可是一見鍾情,拋下一切,嫁給一個年長的男人。跟一個不信任愛情的人,將來的婚姻,如何走下去?

生活感滿滿的日常

日本人擅長把大量神怪元素融入現代社會。魔女寄居平常人家,一起在庭院種盆栽;妖怪在城鎮穿梭,帶着旅行歸來的手信串門子;高中生租了一間住客不是妖怪就是靈媒的公寓,自己被訓練成職業驅魔人⋯⋯《鐮倉物語》則聰明地把這些日本文化的常見元素,集合在一部電影裡面,拍出了具日本風格的合家歡喜劇。

故事採取章回式,尤如漫畫般一話一故事,二十分鐘左右換一條主線。藉主人公一色正和與亞紀子的新婚,側述妖氣沖天的鐮倉,人妖共融的鐮倉的日常生活。一開始是妖怪巿集,導引出像妖怪一樣的活人金婆婆。接着,死神登場,引領老鄰居的亡魂踏上黃泉;編輯患病過世,轉生變成青蛙妖怪,暗中幫助妻子和女兒。貧窮神光顧,貧窮作家的妻子亞紀子,和祂成了好朋友,被妖怪暗算的亞紀子最終憑着這一段貧窮的友誼,逃離魔掌⋯⋯

一色家的日常生活,串連起這些熟口熟面的小故事。一色正和稿費收入微薄,時常兼差幫警察查案。為了省錢,亞紀子購買便宜的餐具,飯桌的餸菜倒是十分豐富。平日閒來無事,人們上居酒屋、搖晃着小腿望着庭院、夜裡逛街看望鄰居⋯⋯這些日常的細節,令《鐮倉物語》和其他地方的商業電影,明顯區隔開來。

去年火紅的韓國電影《與神同行》題材有相似之處,可是《與神同行》勉強把故事節奏,塞進荷里活的電影公式,再揉合韓劇的超現實煽情。既違背原著漫畫核心思想,過度的煽情更令我想趕快散場。應該細緻的設定,變成炫耀特技。相反《鐮倉物語》能夠保持日本獨特的生活感,若不是日本,拍不出這種片子吧。浮誇和煽情靠邊站,人物輕鬆逗笑,反而印象深刻。

演員的狀態很好吧

不得不佩服演員們的演出,是否出色的演員,無論演甚麼都得心應手?堺雅人若要誇張的話,可以誇張到稻中兵團的程度,Legal High就是明證。這次他拿捏到一個中間位置,搞笑的地方恰到好處;認真思考問題、對抗天頭鬼的神態,又沒有半澤直樹的狠勁。亞紀子一角最難演,高畑充希一不小心就會演成腦殘,她費了一番功夫吧,利用無辜的大眼睛,甚麼時候撒嬌,甚麼時候賣萌,帶着少女的天真,又不失妻子的自覺。值得一提,亞紀子被別人家妻子的魂魄附身,鏡頭雖只一瞥,但高畑充希確實演活了成熟穩重的妻子的氣息,亞紀子不再是亞紀子。

堤真一的戲份很少,反而安藤櫻甫出場,目光都被她吸引過去。這次她用了許多肢體活動,死神看起來有點嘻皮,富同理心,能體會到別人的心情,不自私、不冰冷。安藤櫻的狀態很好吧。連死神都是一個歡樂的角色。導演仔細地捕捉到演員最適切的一面,這場戲該怎麼樣就怎麼樣,絲毫不覺突兀。

導演的計算還包含了那些在一色家出沒的小妖怪,沒有名字沒有對白的CG。觀影時後排坐了一位約莫三、四年級的小朋友,每次看到CG小妖怪,她均興奮地大叫,媽媽你看他們又出來了。如果小朋友都看得懂《鐮倉物語》,那就很了不起,畢竟這電影並不是針對小朋友拍攝的。讓人歡樂的戲不必高深,恰好其份,大家開心,已經很好。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