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Druking輿論操控風暴(上):執政黨與文在寅的政治危機?

韓國Druking輿論操控風暴(上):執政黨與文在寅的政治危機?

文化研究經常強調的,是語言本身如何成為當權者的利器,去行使其權利,另一方面利用媒體去營造在社會之間運行的意識形態。在韓國,輿論的操控、媒體維持政權的現象在過去十年都非常常見,因這是十年保守派政府在建構其威權統治時的常用手段。最近韓國備受爭議的Druking輿論操控及揑造事件,正正反映這十年間媒體及當權者如何控制社會的意識形態及言論。

早於過往檢方在李明博、朴槿惠的國家情報院干政事件的調查時,就知道國情院有資源在網上進行輿論的揑造,例如讚好政治保守主義的執政,並且多次表達親美立場的言論。不過,這次率先爆發的Druking門,卻早於去年已開始進行調查,而透過正式拘捕引發事件的,不是保守派引起的爭議,而是執政黨共同民主黨黨員被拘捕引起的。共同民主黨黨員金慶洙等3人早前被檢方拘捕,他們被指於一年前總統大選時在網上發布虛構消息,使文在寅輕易勝出。而保守政黨早已抓緊機會批評文在寅政府的行為,並操控總統大選的結果。其後Druking門就越揭越多秘密,進而引起這場輿論操控的風暴。

先要理解的,是Druking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它是一個網上注冊的帳戶,由SJ Kim(被檢方調查出的本名)運營,被稱為網上的「政治KOL」,因為Druking經常就韓國國內及海外的新聞發表獨到的意見,並有聲稱為「獨家」證據支持的文章。此KOL得到不少網民的支持,但心水清的都知道,自社會間已知道當時保守派政府如何箝制新聞及言論自由起,就知道Druking背後是有財閥及政府勢力維持的關係。這聽起來也許有點結構主義,但在當時的韓國,這些現象屢見不鮮。

回到執政黨黨員被指揑造言論,這爭議不只是保守派的弱點,這次連執政黨共同民主黨都遭殃。金慶洙等人被指在文在寅參選總統期間,拜託Druking進行網上輿論的揑造,例如製造對文在寅選情有利的言論,而警察在調查此案時,在Kim的Telegram中找到與金慶洙的對話內容,指雙方於2016年11月初到2018年3月為止,曾發出14項關於拜託製造輿論及評論的訊息,其中10個訊息為網絡鏈接,要求Druking幫忙推廣,當中包括特別安排文在寅的個人採訪、突顯文在寅領導才能的影片等,其他還在確認中的,是他曾拜託攻擊曾有參選意願的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等,至今唯一知道的,是金慶洙等人的確曾就操控輿論提出交易要求。

據傳媒報道,而且文在寅當選總統後,Druking運營人Kim曾要求金慶洙批准其熟人分別擔任青瓦台行政官及韓國駐大阪總領事。而現在,金慶洙在其記者會中指出Druking的確曾有此無理要求,並感到非常不滿。而據現今最新的事態發展,基本上警察已掌握證據證明,金慶洙等共同民主黨黨員與Druking有秘密來往,並以他們之名對其進行輿論揑造的拜託。不過,暫時未解的疑點仍有不少,就是他們與Druking有否秘密資金的來往、Druking的運營經費及建築物租賃成本從何而來、以及與文在寅政府的關聯。

以上三點均是警方暫時未有確實證據調查的地方。不過在這情況下,我們已經能夠確定這次與Druking有關的輿論操控爭議,是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黨內危機,甚至已經威脅總統文在寅的威望。皆因指證金慶洙涉及事件的,是早前已被警方拘捕的同黨黨員。這次再度掀發的風波,揭示了共同民主黨內部的矛盾。而該三人指證黨員的原因,可被猜測為希望有人共同受罪,從而威脅文在寅政府的管治威望,若這些屬實的話,將可稱得上動搖政府施政的一場陰謀。恰巧的是,在6月地方選舉舉行前不久,就爆出這宗涉及執政黨的政治醜聞,無疑在某程度上影響了執政黨的聲譽,令票源有機會流向中間派及保守派政黨。

值得留意的,這事件不但反映了韓國政壇存在的不良風氣,不論左翼或右翼政黨同樣出現這些為增強威望而進行的政治手段。不過,除了聚焦於執政黨及青瓦台如何應對這場政治危機之外,Druking本身如何在政治上發揮其作用都很重要,皆因它過去被懷疑的輿論操控事件,與保守派及其政權有所關係亦可能有跡可尋。所以,要看這件事時,不應只指責執政黨的過失,反倒要留意是誰令這種風氣盛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