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Metoo運動不止女性發聲,男性受害者都陸續為自身遭遇說話

韓國Metoo運動不止女性發聲,男性受害者都陸續為自身遭遇說話
在韓國的Metoo運動掀起至今,政界、娛樂圈及教育界的性醜聞不斷曝光,至今雖有不少批評聲音指,Metoo運動有歧視男性或加強女性為受害者的弊處。但最近韓國Metoo運動的發展,不止有女性受害者舉報性罪行的發生,最近更有男性受害者紛紛舉起「Metoo」的旗幟,舉報自己曾遭性騷擾或性侵的遭遇。我們該如何看待這現象呢?究竟對於Metoo運動的批評又是否合理呢?

根據韓國《中央日報》於上星期的報導,慶尚道大邱慶北大學的Facebook專頁出現了一篇以匿名形式發佈的文章,文章中是一名24歲男子進行舉報,他指高中時因為身型矮小而被身邊的同學稱為男妓,而他指曾遭受4名同學的性騷擾,除了對他行使肢體暴力外,還會強迫相互觸碰身體上的重要部位。另外,一名戲劇演員亦於其個人Facebook上指出曾被一名喝醉酒的教授觸摸重要部位。隨著這些男性受害者的舉報,這場Metoo運動開始擴展到男性受害者範圍,令更多人關注這性犯罪的議題。

回到問題本身,就是有人批評Metoo運動有歧視男性之嫌,並過份聚焦於女性受害者之中。無疑,若談到性犯罪、性侵等罪名時,我們很容易就聯想到受害者必定是女性,因為我們已被社會的性別定型潛移默化地變成人人皆信的意識形態。在Metoo運動後引起韓國男性的敏感反應,不少人認為這場影響他們的男士形象,有韓國訪男性表示不敢與女性單獨共處一室,或拒絕與女性作出深度交往,因為他們擔心會增加被莫名舉報性侵或性騷擾的機會。而有人指責Metoo運動加速韓國社會的性別矛盾因此,最近在韓國興起了新的名詞叫「恐女症」,意指男性在職場或其他場合上害怕與異性一起,很多時會保持距離。

的確,起初韓國掀起了Metoo運動,很多時為女性受害者舉報男性加害者,從而令雙方的性別定型變得更嚴重,例如男性必定為性侵的加害者的同時,女性一定為受害者。而即使當時有男性舉報者指自己曾遭受性騷擾時,大眾及傳媒的焦點都在於報導引起極大爭議的女性受害事件中。

其實早於3月初,有受害者舉報遭到同性導演李海英的性侵,他指李海英曾強脫其衣服,並觸摸其重要部位。雖然李海英極力否認,而且結果與否並非本文的重點。但清晰可見的,是Metoo運動已開始擴展討論到男性均成為受害者的空間。自從更多男性勇敢站出來後,不少數據亦隨即反映出,其實韓國男性同樣有不少為性罪行的受害者。而在網上搜尋的話,亦輕易找到韓國網民對於男性受害者被忽視的討論。而根據韓國女性發展研究所的數據顯示,於2016年曾遭受性侵的男性有1212名,比2014年的1066名有明顯增加的跡象,而且韓國軍營中出現的性騷擾,及涉及性的欺凌事件亦多不勝數,不過礙於朋輩壓力以及對於軍官的畏懼,所以不少受害者只能默不入聲,對加害者繼續容忍

縱使現時大眾對於韓國Metoo運動的認知,仍處於女性為主要受害者的階段。從這些現象分析可以看到,現今Metoo運動的討論範圍已擴大至男性為受害者的範圍,而透過這些行動,能夠讓更多理解到,Metoo運動不只是為了保護女性,甚至有排擠男女性的動機,而是為了讓大眾理解何謂性侵犯、性騷擾等罪行,而且沒有性別為前提去討論這個議題。我亦希望有更多男性受害者能夠勇敢站出來,舉報一些加害者的行為,從而讓大眾能更聚焦於討論這問題的嚴重性。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