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op >

< Stop >

你有多久沒試過痛哭失聲呢。

我常常忘記人其實可以流很多眼淚,直至淚水一滴一滴穿過我的指縫;
我也常常忘記不是每一個人的家都溫暖而窩心,直至我們在歇斯底里之中互相憎恨和傷害。

我才會再一次醒悟,為什麼又重覆犯錯了呢。
不是說好了要放棄嗎。
不是說好了要認命,有些人注定沒有緣份嗎。
即使流著相似的血液,並不代表彼此就必然親近。
都是那些過於平淡的日子,才令我又忘掉活生生的現實。
一旦鬆懈,築好的牆倒下,軟綿綿的我就躲不掉如針的刺雨。
一個洞兩個洞三個洞……
究竟我又要用上幾多的時間去修補傷口呢。

看畢《藍天白雲》離場的時候我問:「所以個女仔嘅爸爸媽媽係咪無正式虐待佢?」
「有時無正式虐待都唔代表啲咩。可能都一樣咁痛呢。」

我知道。
我當然知道。
沒有被「正式」虐待的孩子還需要時時受良心的責備。

我這樣對嗎?
我這樣可以嗎?
我會不會太不孝?
父母不是養大了我嗎?
他們又沒有虐打我,還給飽飯我吃給錢我用……

而另一把聲音卻又說:
憑甚麼他們把自己想過的人生都壓在我的身上?
為什麼做得不好的時候就不值得愛我就會失去了價值?
為什麼總在說錢錢錢錢?
養兒就為了防老就為了將來有個人可以照顧自己嗎?

在無限拉扯之中,除了痛苦,再沒有甚麼。

我願意扶助願意幫助自己的人,但我恨惡只想寄宿在別人身上不願付出的人。
我不想要被人吸乾我的血,我要逃走。
逃到很遠很遠,直至生命的消逝。
就讓破損在我的身上終結。
我不要它再延續下去了。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