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仇恨的地方,讓仇恨發芽、開花、結果 (給我一個道歉 /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 The Insult)

在有仇恨的地方,讓仇恨發芽、開花、結果 (給我一個道歉 /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 The Insult)

「Tony為何沒有提及,自己童年時經歷過戰爭和屠殺?」Wajdi Wehbe,代表Tony上訴的律師,查知Tony過去身世。他靈機一觸,這一點絕對是勝出的關鍵呀,只要際出國家、民族、個人的仇恨,那怕事情早已事過景遷,亦足以搏取法官和公眾同情,令Tony勝訴,令黎把嫩人勝出。此舉無疑是火上加油,黎巴嫰人對巴勒斯坦難民的仇恨,因為這一件小事,變得更加熾熱,爆發內戰也不足為奇。管他的呢,國家甚麼的,Wajdi Wehbe在乎嗎?政黨曾經的御用律師,他想證明的是,自己寶刀未老,自己有辦法使得極具爭議的案件局勢扭轉,黎巴嫩人的大義握在掌心。

觀眾是這麼認為的,電影裡的人物,在Wajdi Wehbe播放內戰幻燈片時,也這麼認為吧。然而劇本下一刻鐘,漂亮地回身。仇恨本身,必將超越仇恨。

 

這個故事需要詳細說明一下

負責街區維修工程的工頭Yasser Salameh,經過Tony Hanna住宅樓下。Tony澆花的髒水,經由不合格的排水管,濺濕了Yasser。Yasser嚴肅地敲Tony家門,要求入門維修。Yasser有責任維修,但Tony有權不讓他維修。Tony不准維修,絕大部分歸因於Yasser是巴勒斯坦人,一看見巴人,Tony便莫明地憤怒。你有你憤怒,我有我維修,Yasser強硬地敲破Tony露台,把外露的水管駁入大廈排水道。Tony不甘示弱,拿起鎚仔,打碎新水管。兩人爭持不下,Yasser罵了句髒話。

兩個倔強和臭脾氣的男人。

這下子可好了,樑子結下,誰也不肯放過誰。Tony告上法院。一審判Yasser無罪。

事情應當落幕。兩人之間的恩怨無法化解,也不需化解吧。畢竟只是一件小事。兩個中坑小學雞的爭執。好事之徒卻捉住這件小事,煽動Tony上訴,把私人恩怨放大,置放在國家民族立場,種族仇恨立場,看待這件小事。

小事,再也不是小事。 不再是幾個年青人,說著要獨立的胡話,而是顛覆國家重罪。不是一時意氣口出惡言,而是立心要侮辱偉大民族,貶低空前絕後的文化和國人高尚德行情懆,絕對要批鬥的狠毒言論。

拿歷史挑撥民眾,相信香港和台灣的觀眾,絕不陌生。台灣的228事件,造成藍綠分裂,儘管近年稍為緩和,但烙在民眾心裡的痛苦和仇恨,一代一代,延續至今。六七暴動今時今日成為了香港社會矛盾新議題,畢竟香港人情感淡薄,沒甚麼事都挑不起恨意,竟被政客們挑動了神經,一邊是打壓,一邊是抬高暴動者的歷史地位。

第一次中東戰爭於1948年爆發, 此後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ISIS等,均是世界級軍事恐佈主義。1982年黎巴嫩戰爭,Tony親歷其中。長大成人後,他和許多百姓一樣,積極參與政治。透過政治權力,他們排擠,乃至要求驅逐巴勒斯坦人。

接連不斷的內戰,政黨挑動的民族分裂。使得Tony和Yasser的案件,迅速傳播、漫延、騷動。兩個人爭持不下,雙方律師又有私人恩怨。總統出面調停:你們和解吧,難道想爆發內戰嗎?Tony回答得妙:你是總統,應該保障我們的司法權利。

 

私人爭怨擺上法庭還大條道理。
女法官說,我很想判你們兩個都有罪。

不過,說句公道話,事已至此,超出兩位男主角的掌控範圍。導演和編劇正處理一個半世紀以來,一直深化的議題。《給我一個道歉》令我驚訝的地方就在這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一下子解開了。簡單的道理、艱難的行動。

 

忍氣吞聲的背後

歷史恩怨,種族分裂之外,電影加入了大量的社會衝突元素。父女兩代的衝突,包含著各個社會普遍存在的父權議題;女性成為律師、法官,代表女性地位提升,上訴主審為女法官,更是畫龍點晴;Tony父子的短暫互動,勾勒出家庭辛酸;兩位男主角的妻子,與男人平起平坐,批評、質疑丈夫的決定;副巿長和工程公司的私下決定,當中還夾雜了對中國產品的諷刺。幽默且點到即止,單憑這些細節,換了別的電影,恐怕已經是全套戲的核心。

至於Yasser,這位沉默寡言的工頭,比起Tony,更值得觀眾反思。電影裡Yasser對白少,關鍵時刻,他不逃避,卻選擇沉默。得知警方通緝,Yasser只需躲在難民區,警察就拿他沒辦法。但他自首。一審法庭,他只要說出Tony那句具侮辱性和煽動仇恨的話,Yasser定能勝訴,他緘默。 這很奇怪,官司在身,誰不想維護自己?誰會想輸?何故Yasser怎麼也不肯開口。

也許因為他背負著工人們的生計。一旦他坦言,仇恨充斥,黎巴嫰人對巴勒斯坦人的誤會加深,工人們想獲得工作,就難上加難了。畢竟難民身分在地工作,不合法。Yasser對工程的執著,便可知其性格,不會為了省錢而使用次等貨。他深明自己,需要對工人、居民、老闆負責,真正的負責,不是討好上級,而是認真工作,緊守專業,決不會知情不報,容許工程漏水。反倒是那些老闆因為Yasser未經批准,使用昂貴機器和材料,處處針對。

Tony一對比便顯得孩子氣了。他身為老闆,沒考慮過官司對員工的影響,甚至對家庭的影響。老婆動了胎氣,累及家人。不過,他不是邪惡的人,他反省過,儘管時間短暫。替Yasser修理汽車一幕,說明他們只不過是普通人,沒甚麼特別,也沒甚麼惡意。Tony的思想也很簡單,道歉吧,道歉我便放過你。只不過被逼上梁山的兩人,即使互相諒解,恩仇了斷,法庭外還有成千上萬的群眾,準備拼個你死我亡。

 

即使不了解黎巴嫩歷史,對民族衝突無感,看罷電影,也能得着甚多。為一口氣,你可以去到幾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到頭來仇恨沒綁住過誰,你不放過的,只是自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