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係咪真係鍾意呢份工?

你係咪真係鍾意呢份工?

那日,兩個阿姐坐在我的對面,和我傾談關於轉新Team的事情。
講了很多,但隻字不提薪金和待遇。
末了還問我:「你考慮下係咪真係鍾意呢份新工。」

那刻,我感受到,我們的距離也許比彼此的職級還要遙遠。

鍾意?
Are you kidding me?
對我來說,工作只要不厭惡已經萬幸了。
還談甚麼喜歡不喜歡?
生活那麼逼人,我仍停留在就算買的是必須品都必需要左度又度的階段。
鍾意?
沒有比這更諷刺的提問了。

最近又在找工作,才再一次發現我還真的很不喜歡工作,可以的話完全不想返工呀哈哈。
我想體驗很多不同的生活,然後寫好多好多文章。
這樣就好了。

大概我也是時候積極想想要不要好好經營Medium(這裡多人用嗎?)
可能我老了,就覺得在這裡寫完然後post出來再有人看,簡單方便。
可以的話還真不想改變呀。

我也有一直在構思替別人寫出他們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很多故事,但大概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有時間有心機寫下來吧。
那個如果你們想要寫的話可以找我啊。
當然文字有價,時間有價。
暫定下限$500,上限當然是多多益善嚕。
故事可以面談、錄音或零丁寫些字給我都可以。
要不要刊登還是留為自己珍藏也沒有所謂。
詳情可以message再談啊。
雖然,我想大概沒有太多這樣的人吧。
不過即管也這樣提出來,反正no cost。

轉不轉得成Team還是未知之數,但新工作的籌備卻也要落手落腳做。
「趁住籌備,你地都可以了解呢個Project多啲。」
我笑笑,打工仔是,明知被剝削也毫無反擊之力。
要麼辭職,要麼轉工。
你一日還出糧,上司叫你做的工作你都得做。

喜不喜歡?並沒有人真的Care。
我甚至在想,要不要襯工餘時間做做uber eats 或deliveroo的外賣妹。

下年的這個時候,我應該已和大學的Roommate搬了出來住。
到現在,我仍毫無實感,屆時是否要過著月光族的生活?
不要對我說搬出來的代價很大,我都知道啊。
但我不搬出來的話,怕有一天大家不是在這裡知道我的消息,而是港聞喇。

生活並沒有太難過。
生活從來沒有承諾過你可以幸福喇。
可以走多遠就多遠吧。
看著反抗政府的人一個接著一個被收進監獄,我也無法說出難過。
怕那太廉價,會忍不住覺得自己嘔心。
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如此的少。
但至少,不要活得令自己倒胃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