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大圍圍住飲

再訪大圍圍住飲

筆者酒量不算特別好,卻很反對浪費,只要並非變壞,還能入口的都盡量消化掉。記憶中卻有一次連試兩款同一本地酒廠的出品,竟一口止步無法喝完——那是一年前,剛起步的 TAI WAI BEER 大圍啤酒。

大圍啤酒的Henry從事餐飲多年,本想在香港釀製本土威士忌,卻因器材成本過於高昂轉而釀製啤酒。其更忽發巧思,以不同茶葉代替啤酒花調味,減低酒花用量,維持啤酒香氣之餘避免其過於苦澀。然而初起步時技藝與器材皆未臻成熟,成品便是筆者未克下嚥的洋甘菊Pilsner與伯爵茶Amber Ale。

轉捩點在一次筆者路經 Cheers The Tap Room ,發現大圍啤酒推出了其第三款啤酒——以檸檬馬鞭草釀造的Saison,好奇心驅使下一嚐其鮮,竟然大感驚喜,酒體清爽透出檸檬馬鞭草的清幽,未幾已一杯下肚。其時已決定到其酒廠一訪。適逢酒廠成立一周年,便冒昧前往與之傾談一晝。

再嚐洋甘菊Pilsner,已非當日之半成品——淡淡的花茶香,融入舒爽的酒體,為炎夏前往的筆者好好降溫,緊接著婉約柔和的伯爵茶Amber Ale,果香茶香麥香誰也不專美,委實平衡得宜。

檸檬馬鞭草Saison當然一如印象中清新可人。

有了三款出品的經驗,Henry更走偏鋒,以洛神花與黑莓、黑加侖子釀製帶酸味的Pale Ale,莓果香氣奔騰,回甘帶點酸澀,層次分明,卻每層都是驚喜,令人訝異一年之間出品竟進步如斯,著實令筆者佩服。

第五款是筆者的最愛。不愛黑啤的太太Wendy給Henry出了個難題,要釀造出她會喜歡的黑啤,於是Henry以香港少見的南非Rooibos茶葉入釀,調製出內歛沉穩卻透茶香的Porter啤酒。雖是黑啤,卻更似初秋時看著紅葉品嚐的一沏香茶——倒不是說其得其形而失其神,Rooibos Porter盡帶黑啤該有的烘焙氣息、深遽酒體,只不過與茶香一融和,都化成景色的一部分了。

說起為何酒廠名為大圍卻設於葵涌,Henry說是紀念他們在大圍家中釀成的第一支酒。好個溫馨的家庭,也讓人在大圍的啤酒感受到愛。

順帶一提,即將在city’super (city’super official page)舉辦的夏日手工啤酒及蘋果酒節,會見到大圍啤酒別注牌白啤的身影,加入德國Morgentau晨露花茶與鮮果釀製,正好消炎夏之暑。除了大圍啤,門神Moonzen Brewery 與少爺 Young Master Ales 皆會於是次活動推出節日限定酒款,萬勿錯過。

(圖為大圍貳Earl Grey Amber Ale,攝於大圍啤酒廠)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在歐洲,傳統上每間威士忌蒸餾廠都會養貓,稱為The Distillery Cat,用意為防治受釀酒用的穀物吸引而來的老鼠,也作為代表酒廠的吉祥物;The Brewery Cat卻是闖蕩江湖,遊走於世,逐蛇麻而居之輩。走進啤酒的世界,與貓共醉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